沈昊军却如蒙大赦,悬着的心落地。

他正准备去处理,又听到易淮川轻飘飘地补了一句:“以后她的新闻,不管正面负面,全部删掉,一条不留。”

明明还是一样的低沉语气,却莫名呈现出掷地有声的坚决和强势来。

沈昊军抬起的脚立刻顿住,恭敬站好。

此时的他多想点头应好,但身为特助的素质,还是让他斟酌词汇,硬着头皮汇报:“易总,这恐怕……有点难办。”

易淮川签字的动作一顿,抬眸,凉悠悠的目光扫了过来。

沈昊军只觉背脊发麻,只能暗暗叫苦——这都是什么事。

原本,他今晚陪易总加班,是因为欧洲有个项目,需要易总明天一早飞过去。

谁知,加班加到一半,他收到一条爆料。

明星绯闻这种事,还轮不到他这个总裁特助来处理,但看到爆料对象,他思考一番,还是如实上报了。

毕竟梁心恬在天志娱乐,是个特别的存在。

易总本也不满工作被打断,却在看到爆料新闻的照片后,变了神色。

然后当着他的面,通了个电话。

沈昊军这才明白,照片里那个冷艳性感的女人,不是梁心恬,而是他们易总秘而不宣的未婚妻梁思思。

这位梁思思小姐,他略知一二。

签约在易氏集团的对家百鸣集团,又因为他们易总,放弃进娱乐圈。

他去半山墅给易总送文件时,还见过两次——漂亮、温柔、清纯,一看就是表里如一、听话乖顺的女人。

他哪能想到,梁思思小姐私下竟如此劲爆。

沈昊军理清利害关系,不得不提醒:“梁思思小姐是百鸣的艺人,百鸣如果帮她宣传,我们也不一定……”

也不一定能全删光,毕竟百鸣传媒可一直是他们易氏强劲对手。

话到这,沈昊军决定死个明白,他指了指手机上的爆料,“这条爆料就是苏总让人发来的,而且……”

易淮川“啪”的一声,将手中的签字笔搁在桌上,目光沉沉地望向他。

不用说话,沈昊军也知道易淮川在不满他挤牙膏般的汇报,只能面如菜色继续:“而且苏总告诉那人,把爆料卖给我们,可以得到双倍费用。”

易淮川垂眸,轻嗤一声,像是听到有趣的笑话。

沈昊军立马站直。

易淮川移开目光,扫了眼被他扣在桌面上的手机,沉沉的声音如窗外的黑夜一般,让人难以琢磨:“那就让苏程试试,是他发得快,还是我删得快。”

沈昊军的心抖了抖,毕恭毕敬回了个“是”,继而又想起一事,冒死追问,“易总,那梁思思小姐?”

易淮川垂眸,轻慢凉薄的语气,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自信:“她自己会回来。”

*

梁思思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洗漱完还有宿醉后的头痛。

苏曼曼还没动静,她去了厨房,想煮一锅青菜瘦肉粥,缓解她跟苏曼曼昨晚疯玩带来的后遗症。

粥在锅里熬出香味后,苏曼曼终于被勾醒,她抱臂靠在厨房门口:“不是我说,你这厨艺真是一绝。”

被如此直白的夸奖,梁思思冲苏曼曼笑了笑:“那你倒是快点过来享受这一绝。”

苏曼曼比了个“OK”的手势,转身去了浴室。

粥在锅里咕噜咕噜冒着泡,香味四溢开来。

梁思思盯着面前的粥,挂在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

青菜瘦肉粥,她煮过很多次,也为很多人煮过。

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却是为年少时候的易淮川。

彼时的小少爷,十分难伺候,挑剔又高冷,带着与生俱来的疏离感。

如果不是他高烧不退,什么都吃不下,梁思思也不会自讨没趣,去学做青菜瘦肉粥。

他们之间的破冰,就是面前的粥。

她甚至想过,易淮川当年救她,搞不好就是记着这碗粥的味道。

他们订婚后,她抱着私心,也尝试过给易淮川煮过一回,但他却碰都未碰。

不是装,他就是把她忘了。

浓浓的雾气飘散出来,粥熬好了,梁思思从回忆里抽神,盛了两碗端上桌。

苏曼曼端着两杯温水坐在她对面,问:“你之后怎么打算?”

梁思思捧着温水喝了一口,说出这两天酝酿的想法:“我想重新开始,试试影视表演。”

闻言,苏曼曼一愣,“啪”的一声,将水杯放下,风风火火起身:“你等等,等我一下。”

梁思思也放下杯子,莫名望向苏曼曼。

苏曼曼很快回来,将刚取来的几个文件往餐桌上一放,挑了挑眉,道:“看看。”

“什么?”梁思思有些懵,伸手抓了最上面那一本。

谈起正事,苏曼曼眼里露出自信的光芒:“说了你可能不信,自从你去年拿了话剧界最佳新人奖后,就有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