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乔贞缓缓拐进楼梯口后,项阳这才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好了,那这里就拜托你们了,另外她刚做完手术让她好好静养,尽量别去打扰她,其他事情你们队长都会告诉你们的,我先去吃饭了!”

上了车项阳犯难说道:“乔贞,我们是去四门集团呢,还是去殡仪馆?”

乔贞眼望着窗外轻声说道:“军哥肯定不会在这两个地方的,我们还是直接去墓地吧。”

“墓地,拿到军哥现在就下葬了吗?不设灵堂吗?”

“军哥生前就挑好墓地,而且以前还跟我开玩笑说,假如有一天他走了,嘱咐过我们不能在那种钢筋混凝土的建筑里布设灵堂,他觉得那样人的灵魂跑不出来。”苦涩的笑容背后是无尽的酸楚。

按照她说的位置,车子没多久来到了郊外一处青山绿水相间的墓地前,两人下车环视着四周,郁郁葱葱的树丛,幽静的山涧,哗啦啦的溪水声,还真的是个绝佳的墓地。

乔贞在项阳的搀扶下顺着石阶朝上走去,走到半山腰时就已经隐约听到前面一阵阵的哭声,还是哀乐声在空中回荡着。

“项阳是不是纳闷山下没有车,但是半山腰会有那么多人对吧?”乔贞喘着错气说道。

一下子也说出了项阳心中的疑惑,不管怎么说王建军也是个响当当的任务,不说朋友万万千千,单单四门帮的众兄弟也是很多的,怎么半天也没见到一辆车和一个人呢。

“项阳,其实我们是从后上上来的,而军哥生前也跟兄弟们说过,一旦有一天他走了,他们如果要来吊唁或是祭拜,切记一定要从从正门进,寓意也是想让大家记得一定要走正道!”

一番话也勾起了乔贞太多的回忆。

距离人群越来越近,看着前面黑压压的人群,高香飘起的烟雾使得道士诵经的声影听起来格外的凄凉。

毕竟乔贞离开好几年,而且头发也很短,再加上刚刚手术,一时间四门帮的人没能认出她。

好在有几个堂主眼尖总算是认出她,赶忙跑上前哭着喊道:“贞姐,您来了,军哥他……”

乔贞缓缓抬起手止住他们的哭声说道:“先带我去看军哥吧!”

来到灵堂前,项阳被揽在外面,乔贞皱起眉头问道:“你们干什么?”

“贞姐,他是?”

“怎么,难道你们不认识吗,这是军哥的结拜兄弟,现在也可以说是你们的四哥!”乔贞不怒自威的说道。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齐刷刷的高喊道:“见过四哥,四哥好!”

这倒是把项阳吓了一跳,摆摆手就朝里面走去。

此时乔贞的气势完全跟在监狱中的她截然不同,判若两人,之前风情万种,现在是霸气十足,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乔贞。

灵堂正中间摆放着王建军生前的照片,此时的音容笑貌在乔贞看来是模糊的很。

很快有人拿来孝服,带上了白花黑纱,乔贞有些恼火的说道:“你们耳朵是不是也聋了,没听到刚才外面都喊他四哥吗?”新城xxs

这是从灵堂后面孙培贤和李朝才也快步走出来,激动不已的喊道:“贞姐,您来了啊!”

“赶紧给项阳也换好衣服!”乔贞径自朝王建军的棺椁走去,看着躺在里面如同熟睡一般的王建军,她再也控制不住,哭着扑在棺椁上嘴里哭诉起来。

“军哥,你不是答应过我的吗,一定会等我出来的吗,为什么要丢下,你不要我们了吗!”

她肝肠寸断的哭声顿时让所有人也位置流泪,哭声四起。伸手摸着王建军冷冰冰的脸颊说道:“军哥,你怎么这么傻,我不是都叮嘱过你的,一定要提防老二的吗,你怎么还这么傻呢!”

孙培贤和李朝才也是怒气冲冲的走上前喊道:“贞姐,您一定要给军哥报仇,我们现在就把老二那个混蛋抓来。”

乔贞缓缓站起身说道:“好了,我既然来了就是要给军哥报仇的,不亲手杀了丁汝海,我誓不为人,但是你们切记不要冲动,一切都有我呢!”

两人也是眼含着热泪点着头,因为在他们心目中乔贞才是整个四门帮的灵魂所在。

虽然说她的威望很高,但毕竟之前很多人对她的敬重也是基于王建军的缘故,但是现在他已经死了,况且任何帮派一旦老大死了,势必要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由谁来接替。

孙培贤和李朝才虽然也是元老级别的人物,但是无论从哪一方面两人都无法胜任,而最有可能上位的丁汝海也自然不敢露面。

但这也不代表其他人对这个位置不垂涎,所以这个首当其冲的问题,一旦不能妥善处理好,四门帮势必要打乱,甚至说手足相残也是很有可能的。

“诸位兄弟,我也明白大家对军哥的离去很悲痛,报仇心切。但是我只想说一句,那就是现在没有比送军哥安心上路更重要的事情,其他事情三天后再说。”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