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你说的我也明白,可是一旦这个事情被人发现,会牵扯到很多人,甚至还会有人借题发挥的你明不明白!”

“说来说去,不就是怕担责任吗,行了项阳咱们走!”说着,安琪抬手拉着项阳就朝外走。

方晴见状上前挡在门口喊道:“你们要干什么?”

“你怕担责任,我们不怕,我还就不信了,这么大监狱除了你就没人敢签字,大不了去找孙凤霞签字去!”安琪现在担心的不再是乔贞能否出去,而是她的生命安全。

项阳顿时明白了安琪的用意,也随声附和道:“就是,反正乔贞也是二监区的犯人,监区长签字一样有效,咱们。”

“你们,你们,真的要被你们气死了!”

安琪立马将证明塞到她手里说道:“行了,方监狱长快签字吧!”

“我签字可以,但是项阳关于你要接管四门,上位的事情我是断然不会答应的,这个开不得玩笑的。”

此时的项阳眼巴巴的盯着她手里的笔,只是拼命的点着头,方晴一咬牙心一横刷刷签下自己的名字,项阳就一把抄过来,拉着安琪就朝外跑。

再回去的路上也给夏胜男打去电话,她火速带领两名武警赶了过来。将乔贞抬上车后,夏胜男开车,飞快驶出监狱直奔公安医院。

在路上项阳也小声将他们的计划告诉了夏胜男,她虽然有些担忧但还是点头同意下来。

来到公安医院后,医生迅速做手术,一个多小时后乔贞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这让所有人都很纳闷,因为她很清醒而且眼睛是睁开的。

“医生,她怎么是苏醒状态?”项阳问道。

“伤者自己说自己是麻醉药敏锐者,不同意实施麻醉!”

众人都惊呆了,万万没想到她没有打麻醉,其实乔贞也明白如果打了麻药后要昏睡好几个小时的,她不想再浪费时间,鼓足勇气硬生生的咬牙挺着。

躺在病床上的乔贞脸色煞白,额头上也频频的冒出汗珠,看得出很痛苦的样子。

病房里就剩下她们几个人后,夏胜男开口说道:“乔贞你的事情项阳都告诉我了,鉴于这是生死离别的亲情我才同意帮你这么做的。但是出去之前我必须和你约法三章!”

“您说,夏队长!”

“第一,全程项阳必须寸步不离你身边,第二外面我的两名同事会假装你始终在病房养伤,站岗守护,但是我还会另外派两武警随行。第三,就是葬礼结束后你必须无条件赶回医院,三天后我会开车来接你们!”

“好的,这些我都答应,谢谢夏队长您对我的信任,而且还冒这么大风险帮我,放心我绝对不会做出让你们失望的事情,我只是想送军哥最后一程,谢谢!”说着还想起身致谢,但是挣扎了好一会也没能坐起来。

夏胜男摆手示意她先别激动后,悄悄拉了下项阳的胳膊来到一旁小声叮嘱道:“项阳,你记住一旦发现她有什么异常,什么也不要说直接将她抓回监狱,我想你的实力是完全能做到的。毕竟她要真的跑掉,我们会有很大的麻烦的!”

“放心吧,我相信乔贞不会那么傻的!”

“按照她目前的身体状况估计现在是不能出院,最好明早离开,毕竟王建军下葬也要三天后,不着急的!”

项阳点点头送夏胜男离开医院,回到病房看到安琪正端着一身运动服站在病床前。七界7jie

“安琪,你拿这个干什么?”

“你可算是回来了,我怎么劝都劝不住她,她非要现在就出去,刚做完手术别说做剧烈活动,就是下地行走都很困难!”

“你们别大惊小怪的,不过就是开个口子流点血罢了,况且女人每个月不照样流不少血,不一样没事,我真的没事,项阳拜托你现在就带我去见军哥行吗?”乔贞央求着。

项阳也能体谅她此刻的心情,只好问道:“你确定没问题?”

“放心吧,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乔贞抬手示意安琪将衣服给她,在两人的搀扶下,坐起来靠在床边,毫不避讳的就开始脱病号服,准备换衣服,而项阳傻愣愣的盯着看。

气的安琪上前踢了他一脚,叫骂道:“你怎么现在别的这么色,任何便宜都不错过呢!”

项阳这才回过神,红着脸赶忙转身过去。乔贞换好衣服后,两人上前架起她缓缓下地。

就是个简单的下床都疼得乔贞眉头紧锁,但一声不吭咬紧牙关。

“安琪,你赶紧换上她的病号服,躺床上去!”

“你的意思是要我假扮她?”安琪诧异的问道。

项阳点点头说道:“没错,刚才你也听到胜男说的,她还要派另外两人过来的,这一来一去时间又浪费了很多,所以我想现在就带乔贞离开,也只能麻烦你假扮下。”

乔贞听完激动的热泪盈眶,“谢谢你项阳!”

“我能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