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的这个计划真的可以说完美,可以光明正大的让乔贞出去,“行了,我现在就去医务室等你们,正好侯红妹不在医务室我说了算,先走喽!”

看着安琪离开后,乔贞激动的说道:“项阳,这才真的要谢谢安琪了,目前这是我唯一能出去的最好办法!”

“可是你要怎么受伤呢,总不能在我这里捅伤自己吧?”

“这样马上就要到上工时间,我会在车间想办法的,你只要搞定签字和武警的事情就可以!”乔贞已经有了主意。

狱警将她刚刚带进监室楼,其他犯人就开始陆续上工,乔贞也只好说道:“我也去上工吧!”

狱警听完很是纳闷,她主动要求上工还是破天荒第一次,但也没说什么。等乔贞来到车间后,很多犯人也很纳闷,乔贞会主动上工干活还是很少见。

而乔贞来到一台机床前,示意自己的手下围挡好后,顺势将一根锯条拿在手里,扎进机床的缝隙中咔吧一声掰断后,拿起半截锯条想都没想就扎进肚子的左上方,看来她对于人体器官的分布还是了如指掌的。

锯条扎进脾脏后,顿时血流如注喷出来,乔贞也顺势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闻讯赶来的狱警,推开围观的犯人,而乔贞生怕伤势不严重,在倒地的同时又将锯条狠狠的推了几分。

所有人只看到流血,也不知道具体伤在什么位置,只好抬起乔贞直奔医务室。

而早已等候多时的安琪煞有介事的观察伤口之后,心里也暗道她这个火候把握的恰到好处。

嘴上在询问具体受伤的细节和原因,而乔贞脸色煞白的解释说刚走到车床前不知道从哪里崩出一个锯条就扎在她的身体上。

这也是责任事故,狱警也怕担责任催促安琪赶紧救治。

“病人的出血量太大,我要先化验下她的血型,尽快止血输血。”安琪抽了一管血液进行一番化验后,眉头紧皱。

“安医生,她到底是什么血型?”

“很奇怪,太奇怪了,她的血型跟比对数据完全不一样,我这里肯定没有这种血液,你们最好还是带她赶紧去公安医院,那里的血库储备品种多,血量也充足!”

说着就来到办公桌前刷刷写着简单的病情,开具好证明,抬手递给狱警说道:“赶紧去找领导签字吧,伤者的情况不能再耽误,否则血量下降会随时有生命危险的。”

可是几个狱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接,因为都明白谁接了就意味着要承担责任的。

项阳也推开众人走进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有个伤者情况比较特殊,出血量大而且血型也很特殊。对了你来干什么,我记得你不是去培训学习去了吗?”

项阳倒是反应迅速回道:“我刚好回来去点衣物,最近嗓子不太舒服所以过来拿点药!”

安琪点点头转身对狱警喊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签字去!”炫书文学网xuanx

几个狱警都明白他跟方晴的关系,大着胆子说道:“项队长,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们去找方监狱长签字吗,毕竟你也是领导……”

“人命关天的事你们也在这里推三阻四的,行了,正好我也要去找方监狱长签字,把单子给我吧!”

刚说完,狱警就忙不迭的将证明递到他手里,“安医生,麻烦你抓紧帮我拿点治嗓子的药,一会回来我拿!”

拿着证明来到方晴办公室,壮胆敲敲门听到有回应后,这才推门进去。

“你怎么还没走,你手里拿的什么?”方晴问道。

“乔贞受伤了需要马上去外面救治!”

方晴听完瞥了他一眼后说道:“项阳这又是你搞的鬼吧!”

“这个跟我可没半点关系,我也是刚好去医务室拿药,碰巧遇到!”

“哦,是吗,怎么会这么巧呢,你觉得我会相信吗!”方晴低头看起报纸来。

项阳见状只好说道:“好吧,我承认是我安排的,这样起码她可以有正当理由出去。”

“然后你再让她去见王建军对吧,项阳,你脑子是不是丢了。乔贞的情况很特殊,放虎归山你也应该明白的。一旦把她放出去,万一她逃窜或者是拒不回来,你又该怎么办?”

“放心,她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你放心我不放心!”

项阳只好说道:“方晴,这件事如果你拒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首先你如果不同意,那么乔贞甚至会鼓动犯人们捣乱,更甚至会发生混乱,她的影响号召力你也清楚。

其次,孙凤霞泛毒的合作伙伴是白世豪,我们现在一直都没有找到具体的成品,而白世豪恰恰又租用的是四门的仓库。所以我们要寻找线索,只能示好四门,示好乔贞,我之所以这么做也不过是想以此取得乔贞的信任。”

方晴忽的一下站起来吼道:“项阳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