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等回家后我准备好一把剪刀,看我会不会把你那丑东西剪下来喂狗?”宋瑶面带妩媚的笑意,语气听上去却异常恶毒,给人强烈的反差感。

项阳胆小的两条腿并拢,讪笑道:“那还是算了,我还没生儿育女呢,你要是能给我生个儿子,我大不了豁出去。”

宋瑶忽然表现的亲近,实际上是做给沐倾伊看得,说话时眼神的余光不断瞟向红色保时捷。

见沐倾伊升起车窗,启动车子,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狭促的笑意,同时用力给了项阳一巴掌,“绿灯了,专心开车,别满脑子龌蹉思想。”

后面传来催促的鸣笛声,项阳赶紧继续开车,嘴上反驳道:“是你说要献身的,说白了是你勾搭我,不能怪我乱想。”

“你还有理了,真该把你阉了,变成太监,看你还怎么耍混蛋!”宋瑶又板起脸,冷声道。

耍混蛋用嘴照样可以!项阳小声嘀咕一句,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随口问道:“你和沐倾伊之间好像不对付,为什么?”

“跟你有什么关系吗?”宋瑶没好气的道,但还是回答了,“名花国际和倾城国际都经营化妆品、时装等女性产业,在临海市,倾城国际是我们的最大竞争对手,你觉得我会跟她友好相处吗?”

项阳这才恍然大悟,两家公司是竞争对手,沐倾伊和宋瑶身为总裁,自然而然的走向了对立面,或许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私仇,估计心里都恨不得把对方挤垮搬倒。

宋瑶没说的是,自从成为名花国际的总裁后,在跟倾城国际竞争的过程中,输多胜少,屡次败给沐倾伊,她颇为不服气,总想找机会狠狠的扳回一局。

又看了一眼前方的红色保时捷,宋瑶催促道:“你开快点,超过她去,别总跟在后面吃尾气。”

“遵命!”项阳当即加快车速,在车流中来回穿梭,将红色保时捷甩在了身后。

回到别墅,宋瑶下车,主动拔掉车钥匙,下达逐客令道:“你可以回家了,明天早上八点,记得准时来,送我去上班。”

“你怎么跟沐倾伊一样,喜欢过河拆桥,明天要我来接,起码把车让我开走吧?”项阳抱怨道。

“自己走着回家,这是对你的惩罚!”宋瑶露出得意之色,摇曳着惹人遐想的曼妙身姿,迈步走向客厅。

“敢这么对我,以后有事别求到我头上。”项阳发泄一句愤懑,转身离去。

好不容易打了一辆出租车,半个多小时后,项阳来到租住的贫民区,由于道路狭窄,出租车进不去,只能将他放在最近的路边。

沿着连路灯都没有,只能靠月光照亮的昏暗小巷,他溜溜达达向家走去,忽然看见前方有个走路东倒西歪的醉汉。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醉汉边走边抽疯似的大声歌唱,歌声实在难听跟鬼哭狼嚎有一拼,手里还拎着半瓶白酒。

大晚上,若被小女生遇到,肯定吓得掉头就跑,但项阳不可能怕,继续前行。

“生死之交一碗酒啊……”唱到这,醉汉停下脚步,仰脖喝了一大口酒,毫不顾忌形象的用袖子擦了擦嘴。

这时,项阳也走到了近前,尽量靠墙边躲着走。k吧kxs8

“你,陪我喝酒!”醉汉咧嘴大喊一声,脚步踉跄的主动靠近项阳,并把半瓶白酒递了过去。

项阳顿时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善意的劝道:“你喝多了,快回家吧!”

“喝酒,不醉不归,该你了!”醉汉说话含糊不清,脚下一个趔趄,身不由己的朝项阳撞去。

喝多的醉汉站不稳很正常,但撞上去的刹那,他浑浊的眼睛骤然变得清明,寒光四射,如同豺狼露出狰狞的獠牙。

同时,没拿酒瓶的右手中多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直刺项阳的心口,又快又狠。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项阳的速度更快一筹,电光火石间擒住了醉汉的右手,匕首再也难以前进分毫。

醉汉大吃一惊,表情再也看不出一丝醉意,难以置信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挡住我的暗杀?”

“这也叫暗杀,真是给杀手丢人!”项阳不屑的嘲讽道:“你装醉汉勉强凑合,但遮掩不住的杀气,已经暴露了你的身份。”

就在这时,墙头闪过一道黑影,凌空落下,手持一把长刀,根本没打招呼,猛劈项阳的脑袋。显然是罪犯的同伙,也想置项阳于死地。

黑暗中雪亮的刀光闪过,夹杂着十足的杀意,若被劈中必死无疑。

项阳的反应足够迅速敏捷,另外一只手猛地抓住了醉汉杀手的腰带,半举起来迎上落下的长刀。

黑影再想停手已经来不及了,一刀砍中醉汉的后背,痛苦的惨叫声响起,血花飞溅,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对于想杀自己的人,项阳可不会有怜悯之心,松手撤步,醉汉杀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银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