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咔嚓……”骨头关节错位的声音相接响起,男子疼得痛不欲生,看项阳的眼神露出了畏惧之色,这哪是人,分明是个恶魔!

他彻底崩溃,再这样折磨下去,非被玩死不可,哀嚎大叫道:“是邱大宇让我来的,替他报仇,顺便拿点值钱的东西。”

“早这么说,不就能免受一顿皮肉之苦了,真是想不开,非让我拿你活动手脚。”项阳人畜无害般笑了笑,手上没停,把男子卸掉的关节装了回去。

男子又受了一遍罪,差点晕厥,但难以承受的痛苦把他拉了回来,如同死狗般瘫软在地上,连动一下的力气也没有了。

而后,项阳把之前拍摄的视频发给了宋瑶,怎么处置这个入室行凶的歹人,还得宋瑶说了算。

时间不大,宋瑶的电话打了进来,急促的问道:“我家怎么又招贼了,你在哪拍摄的视频?”

“我就在你家,盗窃的贼人已经被我抓住了,就是昨晚那个混蛋,怎么处置?”项阳简短的道。

“该死的,他还敢来!”宋瑶气得够呛,愤愤的道:“先替我狠狠教训他一顿,然后再报警,绳之以法。”

“没问题。”项阳痛快答应,邀功道:“我把贼抓住了,咱俩之间的事是不是可以抵消了?”

“想得美,一码归一码,如果以后你还有这种表现,我可以考虑原谅你。”

“好吧,就当是我攒人品了。”项阳哀叹一声,挂断电话,拨通了秦月的号码。

上午,两个人一起去倾城国际的路上,项阳特意留了秦月的手机号,当时的理由是免得秦月跑了,不给他买衬衣。

“谁啊?”那头传来秦月迷迷糊糊的声音,她正在睡午觉。

“局长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咱俩刚分手三四个小时,你就听不出我的声音了。”项阳调侃道。

“是你,你还敢给我打骚扰电话,别再让我遇到你。”秦月听出是项阳,顿时来气。

“你搞清楚再说,好不好?我是给你送功劳来了,昨晚进别墅行凶的那个贼被我抓住了,你管不管?顺便也证明下我的清白,免得你总是冤枉好人。”

“你真抓住了,若敢骗我,那就是谎报假警,要负法律责任,我一定把你关起来。”

“我连你都打得过,何况是一个笨贼。”项阳趁机挖苦一句,气得电话那头的秦月直咬牙,而后他踢了男子一脚,把手机放到这家伙嘴边,“吱一声,让警花听听。”

“哎呦,别打,我认罪。”男子被折磨惨了,不得不屈服。

“听见了嘛,贼人就在我身边,我还有他作案的证据。”项阳又拿回手机,理直气壮的说道。

秦月这才相信,“你稍等半个小时左右,我派人过去。”

约莫二十几分钟后,警笛声响起,一辆警车停在了别墅门前,警察赶到,但是秦月并没有来。

一来秦月昨晚值班了,今天休息,不用上班二来她暂时不想见项阳,免得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做过笔录,项阳省略了折磨罪犯的环节,而后看着警察把男子抓走。至于是否抓捕幕后主使邱大宇,那就是警察的事了,他懒得掺和。蛋疼aneng123xs

项阳并没有着急走,墨迹到五点多钟,赶在下班时间,才开着玛莎拉蒂,返回倾城国际。但他还是来早了,因为宋瑶加班,要等她下班,送她回家。

我绝对做了个假助理,还得上班接送,比司机强不了多少。项阳暗自抱怨,百无聊赖的边抽烟边玩手机,打发时间。

晚饭也是在公司吃的,定的外卖,好在不用他掏钱。

九点钟左右,宋瑶才忙活,让项阳开车送她回家。

此时已是霓虹闪烁,路上车水马龙,依旧十分热闹,夜幕下的临海市一派繁华之景。

项阳驾车驶出停车场,缓缓汇入马路的车流当中,忽然发现前方有一辆红色保时捷,看着非常眼熟。

他立刻加速,从右侧车道超车,变成跟保时捷并驾齐驱,按了几下喇叭,却没有得到回应。

宋瑶白了项阳一眼,鄙夷的冷哼一声,她心里的火气减轻了不少,跟项阳说话时也不再是吃了呛药一样。

行驶出一段距离,遇上红绿灯,车子停下,项阳把手指塞进嘴里,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对着保时捷喊道:“美女,去哪啊,用不用我护送?”

开保时捷的正是沐倾伊,她也刚加完班回家,转头看见敞篷玛莎拉蒂跑车内的项阳,先是一愣,而后又看到了副驾驶位的宋瑶,落下车窗,勉强点头示意。

宋瑶顿时大为不满,伸手在项阳的腰间掐了一把,道:“你到底是谁的司机,没让你撩妹!”

“怎么,吃醋啦?”项阳嬉笑道。

宋瑶又翻了个白眼,“吃你个大头鬼,专心开车。”

“没吃醋,那就管不着我撩妹了。”项阳又转头看向沐倾伊,喊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