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瑶抬起头,端着总裁威严的架子,拿出一把车钥匙,吩咐道:“你来的正好,回家把我的车开来。”

项阳嘴角一抽,叫苦道:“我刚来,连一分钟都没休息,就让我出去干活,之前就应该把钥匙给我,还得让我再跑一趟。”

“你是我的私人助理,我让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没有抱怨的权利,立刻马上去。”宋瑶严厉的道,跟以前风情万种的御姐形象,简直判若两个人。

“好,谁让我欠你的,你说了算。”项阳无奈的妥协,接过钥匙,询问道:“打车钱给报销吗?我总不能没工资,还自己贴钱吧?”

“不报,你贴钱也是应该的,从我的精神损失费里扣!”宋瑶瞪眼道。

“不报就不报,凶什么?”项阳不满的嘀咕一句,转身气呼呼的离去。

看着项阳吃瘪的样子,宋瑶觉得总算小出了一口恶气,真是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非让我强横一点。若不是看在你从歹人手里救我一次的份上,肯定让你蹲监狱……

打车来到丰源帝景,约莫中午两点,天气正热,小区内连个人影子都看不见。

接近宋瑶居住的别墅,坐在出租车副驾驶位的项阳,忽然看到别墅大门前,一个戴鸭舌帽的男子正在乱转。

当出租车停下,鸭舌帽男子急忙走开了,形迹可疑。

“师傅,我搞错了,再往前开一段,到九号别墅。”项阳心中一动道。

出租车司机没说什么,继续向前开去,反正乘客给钱,拉倒哪都无所谓。

付钱下车后,项阳趁着四下无人,猫腰钻进了路边的绿化带花坛,悄悄向宋瑶家的六号别墅摸去。

时间不大,那个鸭舌帽男子的身影,映入项阳的眼帘,他立刻停下躲藏起来,暗中观察。

鸭舌帽男子若无其事般来回溜达几圈,再次来到别墅院墙下时,冷不丁加速前冲,一跃而起,手脚并用,灵活的爬上墙头,跳了进去。

“又遇上贼了,看着跟昨晚那个家伙的体型非常相似,很可能是同一个人。昨晚侥幸让你跑了,还敢来,真是作死!”

项阳暗自冷笑,从花坛里站起身,几个健步来到院墙外,也翻墙而入。他的动作轻灵,如同一只狸猫,从墙头落进院里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院内空无一人,显然鸭舌帽男子已经进屋,项阳脚步轻盈,闪身来到客厅门外,透过玻璃,只见鸭舌帽男子正在翻找东西。

他并没有着急抓贼,拿出手机,调成拍摄模式,先录制了一段视频,留下犯罪证据。

在客厅翻找一圈,鸭舌帽男子似乎没找到值钱的东西,推开一扇房间的门,钻了进去。

项阳这才收起手机,闲庭信步的踏入客厅,大白天的,如果再让贼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掉,他也别混了。

鸭舌帽男子进去的是间书房,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正中是一张阅读台,所有的摆设一目了然,更没值钱的东西。315315zxs

就在他转身想离开,搜寻下一个房间时,抬头惊愕的发现门口竟然站着一个青年男子,环抱双肩,如同拦路虎一般,“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没听见脚步声?”

“刚来!”项阳玩味的道:“你大白天的闯进我家,问过我这个主人吗?”

“是你!”为了不被人认出来,鸭舌帽男子还戴上了口罩,仅露出的眼睛中闪过愤怒之色,情不自禁的握紧了双拳。

“这么说咱俩见过,昨晚那个蒙面人就是你吧,我对手下败将没兴趣,乖乖的束手就擒吧!”项阳轻蔑的道。

“背后偷袭,卑鄙无耻,也敢言勇,正好报昨晚被偷袭之仇,受死!”鸭舌帽男子咬牙狞笑,双脚交错欺身而上,沉重的一拳袭出。

项阳二话不说,也是一拳迎上,电光火石间,鸭舌帽男子的拳头跟项阳擦身而过,但项阳的拳头却正中他的肋下,打在昨晚扫踢的位置。

“啊!”鸭舌帽男子痛呼一声,连连后退出去。

“还以为你有多强呢,看来昨晚受的伤不轻,别说我欺负你,让你两只手。”项阳不屑欺负弱小,倒背起了两手,但作死的人除外。

“狂妄,老子好歹也是习武之人。”鸭舌帽男子如同受到了羞辱,勃然大怒,双拳齐出,用足了全部的力气。

项阳轻描淡写般一个闪身,轻松的避开了,随即从后面一脚踢在鸭舌帽男子的小腿上。

“啊,我的腿!”鸭舌帽男子扑通栽倒在地,抱着腿哀嚎起来,好像骨头碎裂一般,再也难以爬起来。

项阳嘲讽道:“就你还敢称习武之人,充其量也是个偷鸡摸狗的败类,你为什么会盯上我家,三番两次来偷盗?”

鸭舌帽男子又气又恨,并没有回答。

“不说没关系,我有一百种方法,能让你乖乖回答,我有的是时间,咱们可以一项一项慢慢试,看你能扛过几种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