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项阳表现的十分霸道,一手搂紧宋瑶的腰肢,一手按着她的头部,不让她挣脱。

而且项阳的吻技很娴熟,以至于宋瑶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小,好像变得顺从。

就在这时,侍者端着咖啡走了进来,看到拥吻中的两个人,他急忙放下咖啡,带着羡慕嫉妒退了出去。一个抠门的穷鬼,居然能亲吻女神,真是没天理了!

“可恶!”宋瑶发觉自己有些沦陷在项阳的亲吻当中,恼羞之下,用力咬在了项阳的嘴唇上。

“啊!”项阳发出一声痛呼,松开了嘴巴,抿了抿,嘴唇被咬破了。他占了便宜,自然不会生气,嬉笑道:“如果你再生气,我就接着吻,直到你气消为止!”

“混蛋,无耻,混蛋……”宋瑶又羞又恼的骂道。

“今天我混蛋到底了,反正咱们已经发生过关系,你算是我的半个女人。”项阳坏笑道,好像要吞吃小绵羊的大灰狼。

“呸,谁跟你发生过关系,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宋瑶继续啐骂道。

听闻此言,项阳狡黠的道:“这是你自己承认的,咱们没发生过关系,去告我也没有证据。”

“你……”遇上项阳这种厚脸皮的混蛋,宋瑶有种无计可施的感觉,其实她并不想真的打官司告状,纯属吓唬使项阳屈服,现在看来这招根本不管用。

“好啦,别生气了,打归打闹归闹,该承担的责任,我绝不推卸。”项阳强行将宋瑶拉回座椅,郑重其事道:“还是那句话,若以后你遇上麻烦,需要我帮忙,绝对义不容辞,这条承诺终身有效。”

“少拿空口白话糊弄我,我不喜欢强人所难,你不愿意做保镖,那换个要求,做我的私人助理。”宋瑶强硬的态度有所缓和道。

“期限和工资怎么说?”项阳问道。

“期限看我的心情,直到我气消为止,我没找你要精神损失费,你还有脸提工资。”

项阳想了想,宋瑶这个条件勉强可以接受,就当是对她的补偿了,谁让自己犯了错误,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好吧,我答应,不过周三和周末除外。”

“为什么,你没资格再讨价还价。”宋瑶又恼火道。

“别火气这么大,听我解释。”项阳耐着性子道:“你也知道我接受了沐倾伊的雇佣,周三和周末要去她那边上班,实在抽不出时间。而且,我答应她再先,总不能言而无信。”

宋瑶知道这件事,并没有强烈要求项阳辞掉奶爸的工作,思考片刻道:“你可以继续为沐倾伊工作,但我要额外加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项阳皱眉问道。

“暂时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从此刻开始,你正式成为我的私人助理,立刻回家换身衣服,穿得体面点,别丢我的人。”宋瑶暗自冷哼,别以为占我便宜的事就这么算了,以后再慢慢收拾你。

“好吧,但是我比较穷,没钱买好衣服。”项阳哭穷道。

“少装蒜,昨天刚给了你一万,够你买身好衣服了,限你两个小时内,来公司找我报道。”宋瑶强势的命令道,说完起身离开,点的咖啡却一口没喝。

“真是浪费。”项阳端起了那杯玛琪雅朵,喝了一口,没有正常咖啡那么苦涩,味道香甜。

玛琪雅朵是奶咖啡的一种,咖啡上面有一层绵密细软的奶油,给人柔柔的细腻润滑感。113113xs

项阳不爱喝苦咖啡,觉得玛琪雅朵味道还可以,几口喝了个底朝天,结账时才知道一杯好几百,幸亏自己全喝了,没有浪费。

而后,他打车返回住处,换上沐倾伊买的那身西装。

至于被撕破的那件衬衣,乃是服装设计大师手工缝制的,价值过千万,而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女人送的,肯定不能扔。

项阳找了家专门的国际快递公司,将它邮寄到国外,进行缝补。

办好后,项阳再次返回市中心,衣着光鲜的来到名花国际办公楼。

这时,他才想起没问宋瑶在哪个部门,又懒得给宋瑶打电话,于是找到前台接待处,询问道:“请问宋瑶女士在哪层办公?”

形象好气质佳,笑容甜美的接待小姐礼貌的道:“请问您贵姓,找宋总什么事,有提前预约吗?”

“我姓项,是来报道的,提前约好了。”

“麻烦您稍等,我查一下。”接待小姐登录系统,查看起会客记录,却没找到项阳的名字,不好意思道:“实在抱歉,会客登记表中没有您的名字,按照规定,不能让您去见宋总。”

“真是麻烦,比见国家领导人还繁琐。”项阳不满的抱怨,无奈之下,只好给宋瑶打电话。

得知项阳遇到的情况,宋瑶让人给前台打了个电话,而后前台接待亲自带着项阳走进电梯,去见宋瑶。

“宋瑶在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这么能摆谱?”项阳好奇的问道,由于认识没几天,他对宋瑶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