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提有多憋屈。情急之下,直接用头当武器,重重的撞在了项阳的额头上。

“砰”的一声闷响,欧阳慧瑾听得就疼,秦月感觉好像撞到铁头一般,脑袋发晕。

“你脑子进水,也别选择自杀式袭击啊,我可练过铁头功!”

秦月的倔脾气上来,不管项阳说的什么,再次用脑袋撞了过去,大有鱼死网破的架势。

项阳也意识到这个暴力警花不能随便招惹,真会玩命,立刻向后仰头。

秦月的头部毕竟距离有限,这次没撞上,继续低头,撞在了项阳的心口,整个人也几乎趴在了项阳身上。

项阳哼了一声,他暂时无暇体会警花的规模,两条腿上移夹住秦月的胸膛,双手抓着她的胳膊也没松开。

这样一来,秦月完全趴在了项阳身上,如同把项阳扑倒在办公桌上一般。

欧阳慧瑾看得目瞪口呆,场面有些辣眼睛,秦月为了报仇,也真够拼的,但怎么看,吃亏的都是她啊!

秦月整个人趴在项阳身上,双手受制,很难爬起来,两条腿也没有了用武之地,只能继续用头撞击。但是头抬起的距离有限,撞击并没有多大的力道。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