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哑巴了,之前不是挺能说的吗?”秦月拍案喝斥道。

“在我的律师没来之前,我有权不回答你的任何问题,等着我的律师将你们告上法庭吧!”项阳总算开口,但态度非常傲慢。

“你有权请律师,但我也有权审问你,不回答,说明你心虚,更有问题。”秦月厉喝道。

项阳不屑的冷哼一声,又变得沉默,甚至靠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开始闭目养神,嘴里还哼唱起不知名的小曲,浑然没把身为局长的警花放在眼里。

这可把秦月气坏了,没见过如此藐视警察的嫌疑犯,忽然明白为什么马队长会开枪了。

但她毕竟是局长,有一定的气度,很快平复情绪,玩味的冷笑道:“不说话,以为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嘛,咱们走着瞧。”

说完,秦月起身走了出去,叫来两个值班的警察进行审讯。类似这种不肯招供的犯人,她见过不少,对付的一贯手段就是,派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轮番审问,不给犯人任何休息时间,不眠不休。

绝大多数犯人都扛不住精神的折磨,最终招供,这招也屡试不爽。

结果这次秦月却大错特错,包括她在内的五个警察轮番上阵,折腾到天光大亮,项阳依然是一字没招,而且还睡着了。

她气得够呛,真想动用私刑,这人的心是有多大,关在审讯室,被各种噪音干扰,居然还能睡着,简直是属猪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眼看同事陆陆续续来上班,秦月准备安排更多的人去撬开项阳的嘴巴时,一男一女来到警察局。

男子四十多岁,身穿正装,好像什么部门的经理。

女子二十六七岁,留着时尚的长发,打扮的明媚动人,惊艳四射,如此勾人,正是宋瑶。

后半夜项阳离开后,宋瑶根本没睡好,辗转难眠。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她想起昨晚那个歹徒,越想越气,给物业打电话询问,有没有抓到人。

虽然被告知抓到了,但宋瑶细问之下,意识到抓错人了,真凶没找到,反而把项阳抓了。

她本打算让项阳在警察局关几天解气,但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来捞项阳,不能让真凶逍遥法外。

中年男子则是物业经理,亲自开车陪同,毕竟住在皇家帝景别墅的业主非富即贵,他可得罪不起。

“什么,抓错人了,你确定……”听完宋瑶的讲述,秦月一脸的苦闷,看来真冤枉项阳了,之前受情绪的影响,都想错了,自己还没练到家。

她并非没有担当,也没有局长丢面子的心理负担,敢作敢当,亲自前往审讯室。

再次见到项阳,秦月的态度完全转变,不好意思道:“项先生,实在对不起,因为种种原因抓错人,冤枉了你,我诚挚的道歉,恳求你原谅。”

“知道冤枉好人了?”项阳睁开眼睛,翻着眼皮道:“昨晚轮番折磨我时,怎么没想到现在,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正好你是警察,自己说要你们干什么?”

“这次确实是我的失职,属于我的个人行为,请你不要对警务人员有偏见。只要能得到你的原谅,我愿意对你做出一些补偿。”秦月能伸能屈道。求魔qiux

此番话一出,项阳不禁对秦月刮目相看,看来她当上局长并非偶然,绝对有过人之处,“让我原谅你也可以,看你给什么补偿了,能否达到我的满意。”

秦月想了想道:“除了道歉外,我愿意拿出两千块钱,作为你的精神赔偿。”

项阳嗤鼻冷笑,显然并不满意,“我不要你的钱,昨晚你们抓我时,把我这件衣服弄坏了,原样赔我件衬衣就行。”

抓捕项阳时,他的衬衣已经破了,明显是讹人。但秦月觉得他的衬衣看上去不像名牌,估计没多少钱,应该是给她一个台阶下,痛快的答应道:“好,没问题。”

“这可是你说的,等会儿我领你去买,不知道临海市能不能买的到。”项阳的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似乎挖了一坑把秦月套住了,而秦月却浑然不知。

条件谈拢,秦月亲自给项阳打开手铐,并把他送了出去。

“项先生,您受委屈了,我代表皇家帝景物业,对您表示真挚的歉意。”物业经理见到项阳,格外恭敬,连连赔礼。

听说项阳昨晚住在宋瑶的别墅,物业经理误以为项阳是宋瑶的男朋友,能得到宋瑶的垂青,身份肯定不简单,他刻意表现的热情,不乏巴结的意思。

“你太客气了,跟你们物业没关系,都是警察办事不利。”项阳大度的道。

宋瑶则是一改往日似火的模样,扳起一张俏脸,展露出高冷的女神范,重重的冷哼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宋姐,还生我的气呢,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小弟我这厢给你赔罪了……”项阳急忙追了上去,嬉皮笑脸的讨好道。

宋瑶一语不发,缓步走出办案大厅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