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定睛打量,看清楚了是项阳,居然在亲吻自己,手脚还不老实,不禁挣扎惊呼道:“你干什么,混蛋,滚开。”

已经陷入情意的项阳,也恢复了几分神智,解释道:“别喊,是我。”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真是看错你了,竟敢趁我睡着,轻薄我,无耻,混蛋,人面兽心。”宋瑶气呼呼的骂道。

“你搞清楚,是你主动钻进我怀里的。”项阳倍感郁闷,一来因为被骂,二来因为弓拉满箭上弦,做足了准备,刚发射的节骨眼上却被打断了。

宋瑶下意识的左右扫了一眼,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跑到项阳睡的这边了,慌忙翻身挪动。

“你……”宋瑶这才察觉到裙摆撩起,被项阳得逞了,更加抓狂,如发怒的母狮子般嘶喊道:“混蛋,把你的臭东西收起来,我阉了你,还我清白!”

光骂不解气,她猛地扑了上去,非常强势的将项阳压到了下面,一阵厮打,将之前差点被恶徒轻薄的怒气,也全撒到了项阳身上。

项阳占了便宜,自知理亏,没有反抗,变成了受气包加出气筒。

他抬手护住了脸颊,只要不打脸,其他地方随便怎么打,反正宋瑶也伤不了他。

结果无巧不成书的是,悲剧再次发生,宋瑶顿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项阳则是表情古怪,不知道该庆幸还是不幸,阴差阳错之下居然二进宫了,可惜只能在边缘徘徊,不能继续深入。

“你……人渣,还来,我跟你没完。”宋瑶毕竟是成年人了,很快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何况几分钟前刚体会过一次。

她真想掐死项阳,但清白更重要,慌忙逃开,裹着被子跳下了床。

项阳也坐了起来,整理下衣服,穿好裤子,只不过他的样子比较狼狈,上衣被撕破,扣子掉了好几颗。

“我的衣服,上千万呢,就这么被你毁了。”他一阵心疼,急忙在床上翻找起掉落的纽扣。

“混蛋,你还找扣子,不给我道歉,难道我的清白还不比上几颗扣子吗?没你这么羞辱人的,第一次就这么丢了,你还我的贞洁。”

宋瑶更是暴怒,语无伦次,若手里有把刀,肯定会把项阳咔嚓了,剁成太监。她虽然风情万千,成熟大胆,但并不是随便的女人,在睡梦中丢了贞洁。

项阳眼尖,四处划拉几下,将扣子找齐,辩驳道:“你别这么大呼小叫的,那层膜还在,我可碰到,若没了,那绝对不是我干的。”

“你还有理了,必须给我道歉,对我负责,否则我跟你没完。”宋瑶是真生气了,身体止不住的抖,眼前泛红,若换个柔弱的女人早哭了。换成任何有廉耻的女人,也不会善罢甘休。笔下文学520bxx520xs

见到她这副模样,项阳不好意思再嘴硬,说好话道:“对不起,今晚的事情纯属意外,错在我,我道歉,我负责,还不行嘛!你要怀孕了,孩子我养,奶粉钱我赚!”

“呸,有你这么道歉的嘛,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宋瑶近乎咆哮道,愤愤的指向房门。

“好,我走,你冷静冷静,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宋瑶正在气头上,项阳估计说什么好话,她都听不进去,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此时已是后半夜,项阳离开别墅,唏嘘不已。今天晚上被赶出来两次,先是沐倾伊,后是宋瑶,搞的他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都怪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站住,干什么的?”刚走出去不远,忽然一声娇喝响起,只见一位身穿警服,留着干练短发,英姿飒爽的女警,带着两个警察和一个小区保安走了过来。

“遛弯的,晚上出门也犯法啊?”项阳没能发火,憋得难受,心情不顺,没好气的道。而后,他翻着眼皮看了看,领头的女警居然认识,正是中午有过一面之缘的警花秦月。

“出门不犯法,但你要为非作歹就犯法。”秦月厉喝道,同时也认出了项阳。

“就是他,之前我们看见他在六号别墅四周乱转,贼眉鼠眼的,业主又报警称失窃了,肯定就是他干的。”这时,保安言辞笃定的指认道,他正是不久之前项阳遇上的两个保安之一。

有了人证,秦月又见项阳衣冠不整,加上第一印象不好,也觉得项阳嫌疑很大,异常严肃的道:“我怀疑你跟一起入室抢劫行凶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警察局,配合调查。”

局长发话,两个警察不由分说,快步上前,一左一右如同押解犯人般,擒住了项阳的胳膊,并给他戴上了手铐。

秉着民不与官斗的原则,项阳并没有反抗,气呼呼的喊道:“你们有证据嘛,冤枉好人,我一定让律师告你们徇私舞弊,滥用职权。”

“现在你是最大的嫌疑人,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有没有冤枉你,我们自会调查。”秦月说的义正言辞,吩咐两个警察将人带走。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