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真该打死你!”宋瑶正在气头上,完全忽略了外泄的风光,拿起一个抱枕,打算狠揍黑衣男子一顿出气。

借着灯光,清晰可见,黑衣男子戴着头套,仅露着眼睛和嘴巴,令人难以看清他的真实面目。这时,他忽然动了,猛地跳起,沉肩撞碎落地窗的玻璃,纵身蹿了出去。

“啊!”宋瑶被吓了一跳,连连后退,暗自庆幸没有贸然上前。

“挨了我一脚,居然还能爬起来,真是小瞧你了。”项阳的注意力全被宋瑶吸引,并没有在意黑衣男子,等他听到动静,转头看去,黑衣男子已经跳窗逃走。

“别追了,免得他有同伙,我通知小区的保安,让他们去抓人。”项阳本想追赶,却被宋瑶叫住了,而后她拿起手机,给物业拨打了电话。

“算你走运。”项阳冷哼一声,停下了脚步,没有继续追。

物业得知业主家里招贼,立刻组织值班的保安,四处搜寻,并保证一定尽全力抓住贼人,将其绳之以法。

打完电话,宋瑶长长出了一口气,忽感身前发凉,这才注意到睡衣被撕破,慌忙胡乱的抓起被单,裹在了身上。

她又羞又气,瞪了项阳一眼,嗔怪道:“你居然不提醒我!”

“提醒你什么,我什么也没看见。”项阳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装傻道。

宋瑶轻哼一声,心知肯定被项阳全看光了,不过项阳在危难时刻救了她,也不好责怪,就此揭过。

“那个贼人估计不敢再回来了,你也没受到什么伤害,早点休息吧,我该走了。”项阳主动告辞道。

“你别走!”宋瑶惊魂未定道:“我一个人有点怕,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

其实项阳不想走,等的就是这句话,故作勉为其难道:“好吧,我牺牲一下,今晚留下来陪你睡。”

“是陪我,不是陪睡。”宋瑶翻个白眼,纠正道。

“都一样。”项阳大大咧咧道:“今晚咱俩睡哪,换个房间吧。”

“跟我来吧!”这间卧室的玻璃杯撞碎了,不适合再住人,宋瑶裹着被单站起身,在衣柜里拿了条睡裙,迈步走了出去,但她的脚扭伤还没好,走的比较慢。

项阳不紧不慢的跟上,来到隔壁一间卧室。

宋瑶直奔卫生间,时间不大,走了出来,换上了一条偏保守的红色睡裙,不过依旧明艳动人,风情万种。

项阳靠坐在床头,笑眯眯的看着,夸赞道:“你真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连破衣服都穿得那么迷人。”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若不是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非把你的眼睛挖下来。”宋瑶凶巴巴的道。

“对了,你知道贼是什么人嘛,为什么会找上你?”项阳的调逗适可而止,转移话题问道。爱啃书吧aikenshu

宋瑶摇了摇头,“看不出他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来历,可能赶上我倒霉吧!”

“没有这么巧的事,放着周围那么多有钱人家不去,偏偏找上你,肯定是有针对性的。说不定他贼心不死,还会有下次,最近一段时间一定要小心点。”项阳分析提醒道。

“你别吓我。”宋瑶楚楚可怜道:“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小心提防,这段时间你负责保护我吧,我按天给你开工资。”

项阳有种自己挖坑往里跳的感觉,但宋瑶遇上麻烦,他又不好意思不管,无奈道:“好吧,我保护你几天,直到这件事解决。”

宋瑶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狡黠笑意,绕来绕去,总算让项阳答应做她的保镖了。

“好困,赶紧睡觉吧!”项阳舒展个懒腰,打着哈欠,毫不见外的躺在了床上,并拉起被子盖在了身上。

“喂,我没说让你在这屋睡。”宋瑶不满道。

“你别不乐意,我是为了贴身保护你,万一那个歹人去而复返,小心把你那什么了。”

宋瑶毕竟是个柔弱的女人,很怕那个凶徒再来,犹豫了几秒,警告道:“那你睡觉老实点,敢有不轨举动,就把你阉了!”

“放心吧,我很有职业操守,你要怕,就在床边站半宿也行。”项阳一本正经道。

“凭什么,这是我的床。”宋瑶并非那种娇羞的小女生,没表现出太多的不好意思,也躺在了床上,但没有关灯。

躺下后,她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只有一床被子,好在是个宽大的双人被,她钻进另外一边,紧紧的裹住。

身边睡着一位千娇百媚的御姐,项阳无心睡眠,干脆默默的运转起功法,静气凝神。

渐渐的,隐约可见,他的体表升腾起一层层淡淡的黑雾,竟然导致房间的温度也跟着下降了好几度。

宋瑶受到惊吓身心疲惫,不知不觉间睡着了,睡梦中感觉有些冷,来回扭了几下,主动钻进了项阳的怀里。

还在运功修炼的项阳,顿时惊醒,发觉被宋瑶抱住,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