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表现的风趣幽默,不断改变。但冷酷的一面,是他受小时候的经历影响养成了,深深烙印在了骨子里,很难彻底改掉。

这时,门口人影闪动,一道惊艳的倩影走了进来。她随意环顾一圈,直奔项阳所在的酒桌。

“沐倾伊,你怎么来了?咱们真是心有灵犀啊!”看清来人的样貌,项阳急忙收敛真实面目,换上一副嬉皮笑脸,又惊又喜的问道。

“来坐坐!”沐倾伊淡然回答,优雅的落座,而后不再说话,要了一杯酒,静静的喝起来。

项阳也没有继续搭讪,忽然感觉沐倾伊有些地方更他很像,都是独自在舔伤口的人。

两个人相对无言,气氛怪异,一直坐到半夜十一点多,沐倾伊才起身离开。

“我送你吧!”项阳跟着站起,沐倾伊并没有反对,一同走出酒吧。

路上,两个人也没有交流,项阳边开着沐倾伊的红色保时捷,边欣赏她的侧脸,清冷孤傲的气质别有一番魅力。

或许是性格上有相似之处,也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又或许是沐倾伊国色天香的美貌太迷人。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