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项阳的视线中,该看的不该看的,全被看光了。

“啊!”陈清萱没想到会有男人闯进来,吓得失声惊呼,慌忙遮羞,但她只有两个手,遮住了上面,遮不住下面,反而更加迷人,极具视觉冲击。

陈年老酒的后劲很大,项阳有些头晕,又看到如此引人犯罪的风光,顿时,大吞口水,邪火乱窜,有种要扑上去乱来一番的想法。

“你……你还看,快出去。”陈清萱羞臊的面红耳赤,情急之下蹲在了地上。

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模样,项阳猛然惊醒,连忙退了出去,并关好了房门。

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他平复下躁动的心情,掏出一支烟点上,抽了几口,不好意思道:“清萱,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没……没关系。”里面传来陈清萱娇羞的声音。

项阳着急上厕所,实在忍不住,出门找了个黑暗的角落解决。放完水,他顿觉浑身轻松,看时间比较晚了,打算回屋跟陈老说一声,回家睡觉。

“小阳,你别着急走,我还有点事。”听闻项阳要走,陈老放下茶杯,挽留道。

“什么事?”项阳又坐在了旁边黄花梨木的椅子上,很小心,免得弄坏了赔不起。

“好事!”陈老古怪的笑了笑,问道:“小阳,咱俩认识两个多月了吧,也没见你约过女孩,还没女朋友呢?”

项阳苦笑的自嘲道:“我这人又懒又穷,喜欢游手好闲,哪个女孩能看上我。”

“别这么说,我觉得你身上有很多优点,老头子我活了大半辈子,看人绝对不会错,我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陈老兜了个圈子,才说出自己的目地。

“介绍对象?”项阳一阵错愕,“陈老,你啥时候变成媒婆了?”

“这你就别管了,我给你介绍的对象年轻漂亮,人品又好,做的一手好饭,还会两下子,跟你绝对般配。”陈老笑呵呵道。

项阳越听越觉得陈老说的是他孙女,忍不住道:“不会是清萱吧?”

“没错!”陈老得意的点头道:“你跟清萱也熟悉了,让你自己说,无论从哪方面讲,她配不配的上你?”

“清萱确实是个好女孩,我怕自己高攀不起。”项阳自谦道。

“都是贫民区的老百姓,没有谁高攀不起谁的,你就说觉得清萱怎么样,对她有没有意思?”陈老直来直去道。

“清萱确实不错,但我居无定所,还没有结婚的打算,不想耽误她。”项阳委婉的拒绝道。

陈老很开明的道:“没让你们结婚,当对象先处着,合适再说下一步,不合适就算了。”

“伟人曾经说过,不以结婚为目地的谈恋爱,都是耍混蛋,我的心还野着呢,真不想耽误清萱,还是算了吧!”项阳再次拒绝道。

说这话的时候,他敏锐的听到门外有动静,扫了一眼发现,有个黑影正躲在外面偷听,肯定是陈清萱,除了她之外,家里也没别人了。豆子书城uzis

“好吧,就当我没说。”陈老很欣赏项阳,特别是今天亲眼看到他展示超强的身手,觉得他绝非池中之物,迟早有一天会一飞冲天,所以想凑合他和陈清萱。

怎奈项阳一再拒绝,强扭的瓜不甜,陈老只好作罢,不过项阳和陈清萱都年轻,走在一起并不是没有可能。

“多谢陈老的美意,我无福消受,时间很晚了,你们早点休息吧。”说完,项阳站起身,向门外走去,那道黑影也匆忙的躲开了,他就当没看见。

此时九点多钟,大都市的夜生活刚刚开始,并不算晚,项阳还没有困意,想到回家独守空房,孤枕难眠,立马睡意全无。

他溜溜达达来到马路边,招手拦了辆出租车,前往酒吧一条街。

到了目的地,项阳下车,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崇情酒吧门口,他在这遇上的沐倾伊,怀着故地重游的心思走了进去。

酒吧不大,环境高雅,并不噪杂,人来人往看得清清楚楚,上次见过的那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笑盈盈的迎了上来,“许先生,你来啦,没带老板娘吗?”

“我自己,随便给我来杯鸡尾酒。”项阳不介意被认错,这样的话喝酒就不用花钱了。

他找了个空桌,坐下没一会儿,女人便送上了一杯鸡尾酒。

“谢谢!”项阳客气一句,装模作样道:“我出了点车祸,忘记了很多事情,不知道这位姐姐怎么称呼?”

女人惊讶道:“难怪你好几月没来,我叫于雅,你以前叫我雅姐。”

于雅是酒吧的调酒师,丝毫没有怀疑项阳的身份,攀谈几句后,有客人要酒,她赶紧去招呼。

项阳以最舒服的姿势靠在了椅子上,喝起鸡尾酒,没人关注,他的表情变得冷酷,透着几分寒意,好像隐藏在暗中,随时等待出击的一头野兽,这才是他最真实的面目。

他也讨厌冷酷的自己,平时尽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