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进来的是个女警,留着齐耳短发,身材高挑,笔挺的制服穿在身上,显得英姿飒爽。

她长得黛眉如画,眸若秋水,唇红齿白,五官精致,比电视上的明星还要好看,绝对是个极品漂亮的警花。

项阳不禁眼前一亮,从警花的肩章判断,还是个官,绝非花瓶,他指了指躺在地上的马队长道:“是他开的枪。”

警花环视一圈,只见马队长昏迷不醒,握着一把手枪,另外两个警察半蹲在地,再次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他袭警,打伤了我们,极其凶残,马队长为了自保,才开枪的。”一个警察回答道。

警花大为恼怒,手指项阳,厉喝道:“我是秦月,东区分局的局长,你敢在警察局袭警,简直是对警察权威的藐视与挑衅,等我查清楚,一定严惩不贷。”

“警察滥用私刑,还开枪打我,受害者是我好不好?还有没有王法?我要投诉!”项阳气呼呼的反驳道。

秦月皱了皱眉头,又仔细环视一圈,看到水桶和毛巾,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不怒自威的对两个警察喝斥道:“警局一再三令五申,不得滥用私刑,你们这么做是知法犯法,等候处理吧!”

“秦局,不是你想的那样,水桶是用来拖地的,我们根本没有用刑。”一个警察狡辩道,反正还没有开始用刑,不能当作证据,咬死了不承认,组织上也不好处理他们。

“小刘说的没错,我们没有滥用私刑,请秦局明察。”另外一个警察也附和道。

“有没有,你们心里明白,我自会查清楚,先把马队长抬出去救治。”秦月冷哼一声,吩咐跟进来的警察,将昏迷的马队长抬了出去。

而后,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转头看向项阳,问道:“你有没有受伤?”

“哎呦,我的腿好疼,再不送去救治,要死人了。”项阳痛呼道。

刚进屋时,秦月见三个警察受伤了,项阳却跟没事人一样,以为项阳没受伤。等她问清楚其中的缘由,想到马队长在两三米内开枪,即使闭着眼也能打中人,如果真枪杀了嫌疑犯,事情就麻烦了。

“你伤到哪了,我看看。”秦月急忙上前,关心道,不管对方犯了什么事,最起码的人道主义还是要有的。

“腿根!”项阳靠坐在椅子上,指了指自己的重要部位,气愤的道:“那个混账警察朝这开枪的,万一我断子绝孙了,你就得负责给我家传宗接代。”

秦月无视了项阳耍混蛋的话,半蹲下去身,仔细观察起来,结果却发现项阳的腿部一点伤都没有,连裤子也没破损之处。

一个漂亮女人盯着男人的重要部位看,场面尴尬,仿佛有什么不轨企图。

当秦月弯下腰后,衣领敞开,恰好被项阳尽收眼底。他不禁暗自嘀咕:事业线挺傲人,难怪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局长。

“你到底有没有受伤?”没有发现伤势,秦月感觉被耍了,抬起英气的俏脸,正好对上项阳的眼神,这才意识到风光外泄了。言情yanqingxs

她立刻站直身躯,整理下衣服,羞怒道:“看哪呢,小心再给你加一条混蛋罪,关你三五年!”

“别欺负我没文化,看女人是不犯法的,如果犯法,你刚才也看我的隐私部位了,也应该被抓起来。”项阳反驳道。

“你……”秦月明知项阳在耍混蛋,但一时间无言驳斥,咬牙冷声道:“强词狡辩,看来你没有受伤,但是你殴打了执法人员,必须拘留,等候进一步调查。”

说完,秦月转身离开,顺手关掉电灯,又用力锁上了铁门。

整个审讯室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小黑屋,项阳无奈的苦笑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放出去。

秦月心存疑惑,找到了其中一个警察了解情况,询问道:“小刘,马队长到底没有没打中嫌疑犯?”

小刘摇了摇头,“马队长开枪时,嫌疑犯恰好站了起来,子弹从他的两条腿之间穿过,打穿了座椅靠背,并没有伤到他,比较幸运。”

两三米内开枪,居然躲过了子弹,除了幸运外,秦月也想不出更好的解释。

实际上并非幸运那么简单,项阳能避开子弹,凭借的是超快的反应速度,哪怕稍慢半秒,就会被打中要害,不死也得变成太监。

即使没有受伤,也惹恼了项阳,随后雷霆一脚踢出,将马队长踢成了重度脑震荡,不去医院住几天,别想恢复。

“什么,他一个人打伤了三四十人,致使多人重伤?”了解完项阳所犯的“罪行”,秦月大吃一惊,这种猛人她不是没见过,但怎么看项阳都太过普通,不像是身怀绝艺的高手。

她觉得项阳应该不是籍籍无名之辈,立刻调用手上的资源,搜索有关项阳的档案。

很快,项阳的档案被调取出来,但是经过了加密处理,需要一定的权限才能查看。若秦月不是局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