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哈……”武馆大厅,将近二十个男女正在练习拳脚,这些人的年龄不等,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都有。

站在人群前方的教练,是个身材窈窕的美女,约莫一米七的身高,穿着白色练功服,举手投足都透着女人少有的飒爽英姿,正是陈清萱。

确切的说,陈清萱不仅是小武馆的教练,还是老板,主要教授咏春拳。项阳认识她时,她就已经在开武馆了。

看美女练武,不管是不是花拳绣腿,都给人赏心悦目的美感,特别是那些年轻男学员格外的热情高涨。

项阳环抱双肩,靠在墙边,看得津津有味。

据陈老说,陈清萱小时候好动不好静,整个一假小子,想当女侠,就给她找了个师父,专门传授武术。

她习武十余年,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教门外汉绰绰有余,加上长得漂亮,吸引了不少男孩,小武馆的学员爆满,已经不能再招收更多人了。

另外,项阳发现在墙边还站着一位看客,是个青年男子,年龄比他大不了两三岁,穿着一身黑衣服,显得非常冷酷。

不过,青年男子看陈清萱的眼神,透着男女间的情愫,不是陈清萱的追求者,就是男朋友。

“好啦,今天的学习到此为止,大家收拾收拾,可以走了。”半个多小时后,陈清萱收招并势,高声宣布下课。

“陈老师再见,陈老师明天见……”那些男女学员纷纷告别,鱼贯离开。

“清妹,你累了吧,晚上想吃什么,请你客。”黑衣青年几步走上前,温柔的笑道,称呼的也非常亲近。

“不用了,我有约了。”陈清萱却没有领情,有些冷淡的拒绝。

黑衣青年略显尴尬的问道:“谁约的你?”

“在那,他已经来了,我失陪一下。”陈清萱抬手指向项阳,说完走了过去。

黑衣青年的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冷意,对项阳充满了敌视,好像项阳抢走了他的心上人一般。

“阳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晚上一起吃饭吧!”来到近前,陈清萱露出如花笑靥,态度跟黑衣青年截然不同。

“求之不得,我好多天没吃你亲手做的饭了,本来就打算去蹭饭的。”项阳美滋滋的道。

“上午不帮我去办事,你还好意思蹭饭。”陈清萱压低声音,表达不满道。

“以后我周六日上班,只要错开这两天,有什么事随叫随到,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绝不皱一下眉头,怎么样,够意思吧?”项阳豪气的道。

陈清萱故作勉为其难道:“这还差不多,勉强满意!”

看着两个人有说有笑,关系似乎很近,黑衣青年醋意大发,随后上前,虚情假意的道:“清妹,这位是你的朋友嘛,也不说给我介绍介绍。”庙街iajieshu

“这位是我的好朋友,项阳,他是我爸手下的……员工,莫坤!”陈清萱心里并不想让项阳认识莫坤,但两个人遇上了,避无可避,只能介绍。

“原来是清妹的朋友,你好!”莫坤忽然心情大好,主动伸出手。

“你好!”项阳也伸出手,礼貌的道。同时他心里疑惑,因为认识陈清萱后,从未听她提起过父母,也不跟父母住在一起,而是跟爷爷陈老住。

握手的刹那,莫坤冷不丁加重力道,想暗地里给项阳一些警告。但出乎意料的是,无论他如何发力,感觉都跟握住一只铁手般。

项阳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痛苦之色,始终面带人畜无害的笑意,没头没脑的问道:“莫先生,你是不是吃饱了?”

“什么意思?”莫坤正在吃惊,一时没反应过来。

“因为吃饱了,才会撑得没事干!”项阳轻描淡写般撤回手,玩味的笑道。

敢骂我吃饱了撑的,若换个场合,非打到你跪地求饶!莫坤暗自恼火,但他要在陈清萱面前保持风度,没有发作,嗤鼻冷笑道:“你真幽默,但乱开玩笑,可不是什么好事!”

“让开,让开!”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和嘈杂的脚步声,紧跟着一群人闯了进来,将武馆门团团围住。

放眼望去,人头攒动,至少三十多号,一个个体格健壮,身上露出纹身,手里拎着棍棒和砍刀,如同一群凶神恶煞。

为首的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留着络腮胡,正是被项阳打过一次的阿彪。

显然这群人是阿彪带来的,跟上次那些歪瓜裂枣不同,看上去凶悍吓人,都是精挑细选的打手。

“阿彪,你带人来这做什么?”没等陈清萱和项阳说话,莫坤抢先开口,似乎跟来人认识。

“莫少,你怎么也在?”阿彪先是一愣,随后说明来意,怒气冲冲的指向项阳:“我来给少堂主报仇,就是这个王八犊子,打伤了少堂主!”

这两天,阿彪一直派人暗中跟踪项阳,发现项阳进了武馆,迟迟没有离开,这才召集人手赶到。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