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别挖苦我了,说吧什么事?”

“我有点事,想让你上午陪我去办。”

项阳脸色发苦,无奈道:“实在抱歉,我今天得上班,恐怕抽不出时间。”

“那算了,陪你的富婆吧,我找别人。”陈清萱没说具体什么事,大感扫兴,又调侃一句,挂断了电话。

项阳哀叹一声,心里嘀咕:上班就是麻烦,影响我撩妹子!

沐倾伊本来打算今天带女儿去游乐场玩,但出了昨晚差点被轻薄,今早被占便宜的事情,啥心情都没了。她临时改变计划,上午送妞妞学舞蹈,下午学钢琴,天黑前送她去幼儿园。

妞妞所在的幼儿园是半封闭式的,周一到周五上学,周六日休息,平时晚上不用接送,住在幼儿园。

项阳又是全天陪同,下午五点左右,跟着沐倾伊一起,将妞妞送到幼儿园。

整整一天,沐倾伊面对项阳时都板着脸,带着寒意,送完妞妞,她独自开车离开,把项阳扔在了马路边。

“没你这样的,卸磨就杀驴,有本事下次别找我!”项阳不满的抱怨几句,招手打了辆出租车,返回贫民窟住处。

路过一家武馆时,项阳付钱下车,昂首挺胸走了进去,来找陈清萱。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