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贴身物件岂不是全曝光了。

但她懊恼也没用了,总不能把正在洗澡的项阳叫出来,不行,必须给他加点规矩,不能再有下次。

“沐总,麻烦你能不能帮我去拿套睡衣?”洗完澡,卫生间传来项阳的声音,之前光顾着遐想了,忘记了拿换的睡衣。

“到底谁是员工,还使唤起我了?”沐倾伊颇有微词,但是又不能不去,极不情愿的下床出屋。

时间不大,沐倾伊返回,手里多了一套男士睡衣,抬起如削葱根般白皙的玉指,敲响了卫生间的房门。

吱呀一声轻响,房门打开一道缝隙,项阳的手臂伸出,接过睡衣,不知道他有意还是无意,有些粗糙的大手抓在了沐倾伊的芊芊素手上。

沐倾伊如同中电般,立刻缩回手,不悦的冷哼一声,威胁道:“小心你的臭手,再敢不老实,给你剁了。”

“臭吗?我怎么闻着还有一股女人的香味,又滑又香!”项阳抬起手,放在鼻端闻了闻,有些陶醉道。

“无耻!”还站在门外的沐倾伊听得清清楚楚,紧咬银牙,啐骂出两个字,同时大感头疼,若以后常让项阳住,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