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钱广进无比兴奋的跳起,眼看就要将做梦都想得到的女神压到下面了,仅差几公分时,忽感身体竟然停在了半空。

他挣扎几下,这才反应过来,后脖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掐住了,昨天被无形鬼手扇耳光的诡异经历瞬间涌上心头,战战兢兢的骂道:“到底是人是鬼?别戏弄老子。”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么怕鬼,看来你没少做亏心事。”

听到男人的说话声,钱广进的心反而踏实了大半,说明不是鬼,破口大骂道:“别装神弄鬼,快放开我,否则我让你不得好死。”

“口气不小,我看看你怎么让我不得好死?”

男子的话音刚落,钱广进的身体便横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壁上,又跌落在地,摔得七荤八素,直翻白眼,差点背过气去。

而后,男子走到床边,查看一番,发现沐倾伊并无大碍,只是昏迷过去,这才放心。

“你……我跟你没完!”钱广进好不容易缓过劲,扶着墙壁站起身,怒目而视向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男子,如见鬼般惊愕道:“许崇?你他吗不是死了嘛,怎么还阴魂不散?”

“又被误会成许崇了,你不是说我长得比他黑吗?”如同鬼魅般悄无声息出现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项阳,他从窗户钻进来的。

之前,项阳跳上楼梯间的窗口,就是为了爬到八零八客房的窗外,偷看里面发生的情况。别看位于八楼,距离地面二十多米高,但对于他来说,翻墙过户如履平地,并非有多困难。

“是你小子!”钱广进见过项阳一次,并且记忆深刻,随后认了出来,怒喝道:“你到底是谁?又是怎么进来的?”

“你算老几,我凭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项阳玩味的嘲弄道。

“就算天王老子见了我,也得乖乖回答,你少装大瓣蒜,信不信我抽烂你的臭嘴?”钱广进嚣张的喊道,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

“是这么抽吗?”项阳讥讽的冷笑,挥手甩了一巴掌。

“啪、啊!”几乎同时,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钱广进捂着腮帮子哀嚎起来。

实际上,项阳的手并没碰到钱广进,相隔差不多两米的距离,但钱广进却结结实实挨了一耳光,场面诡异。

“是……是你,昨天就是你扇的我。”钱广进第二次遭遇这种情况,总算找到了真凶,除了项阳不会有别人,但是依然没搞清楚,项阳的巴掌为什么能隔空扇到他?

项阳讥笑道:“白痴,昨天的事情到今天才反应过来,你的脑子是有多迟钝,连头猪都不如!”

“你……”钱广进气得吐血,还没遇到过被扇耳光羞辱,还被骂的这么惨的情况,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项阳的嘲笑更浓,如同在看一个跳梁小丑般,戏谑的道:“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认你马来隔壁!”钱广进大爆粗口,指着项阳的鼻子骂道:“老子不管你是谁,今天必须让你付出千百倍的代价。”爱薇ax

“你不提,我差点忘了,敢轻薄我老婆,你该付出什么代价呢?”项阳摸了摸下巴,好像在思考。

“让你装比,老子先扇你千百个耳光……”话音没落,钱广进如同得了狂躁症似的,抡起巴掌,恶狠狠的扇了过去。

“不自量力,还敢跟我动手!”项阳极其轻蔑的一笑,掌中隐约浮现一抹黑气,信手打出,正中钱广进腰腹肾脏的部位。

这次打了个结结实实,钱广进凄厉的惨嚎一声,身体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落地后当即昏死过去,人事不知。

“真不禁揍,一巴掌就晕了。”项阳鄙夷的冷哼一声,不再理会昏迷的钱广进,反正这家伙也死不了,而后收起床头的,架起沐倾伊,走出客房。

坐进车内,项阳按摩一会儿沐倾伊的人中穴和太阳穴,弄醒了沐倾伊。

“我这是怎么了?”沐倾伊睁开双眸,眼神迷茫。

“你在酒店陪客户吃饭,具体发生了什么,难道想不起来了吗?”项阳引导道。

沐倾伊想了一会儿,缓缓说道:“记得,但记不全了,我中途去了趟卫生间,回来后喝了口红酒,好像喝醉了,以后的事情便不知道了。不对,我今晚喝的红酒不多,不可能醉。”

“你个傻妞,若不是我赶到的及时,你就被人轻薄了,自己看看吧!”见沐倾伊基本恢复清醒,项阳拿出那台,递了过去。

“你才是傻妞!”沐倾伊对这个称呼极为不满,摆起老板架子道:“记住你的身份,你是我的员工,敢再对我不敬,扣半个月工资。”

“我是你的老公,不是员工,虽然是冒牌的,但也是老公。”项阳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沐倾伊瞪眼道。

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项阳讪笑道:“没什么,快看视频吧,看你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