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阳刚躺好,美事还没想完,腿部便被人不轻不重的踢了一脚。

“妞妞睡着,你也该走了!”沐倾伊收回踢出的芊芊玉足,小声道。

“你卸磨杀驴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刚干完活就赶我走,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项阳不满道。

原本躺着假寐的沐倾伊立刻坐了起来,解释道:“不是我想赶你走,因为我的卧室从不收留男人,麻烦请你离开。”

“都这么晚了,也没车了,让我怎么走?”项阳继续耍无赖道。

“你会开车吗?”沐倾伊问道。

“会,但分是什么车,比如自行车、三轮、摩托、拖拉机,我都开的很溜。”

沐倾伊忍不住翻个白眼,“我问的是汽车。”

项阳更加得意道:“不是我吹牛,全临海市论起驾驶汽车,我自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我家还闲着一辆路虎,你开走吧!”沐倾伊觉得项阳在吹牛,直接无视他的话,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

“你就这么放心,不怕我开着车跑了?”项阳问道。

沐倾伊摇摇头,毫不担心道:“不怕,一来陆虎上的全险,即使丢了,保险公司也会赔偿二来,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

“好吧,我走!”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项阳再赖下去,显得脸皮太厚了。跟女神同床共枕的美梦再次泡汤,他无奈的起身,拿着车钥匙,走了出去。

沐倾伊披上衣服相送,看着项阳驾驶着路虎,离开别墅,消失在夜幕当中才转身回屋……

第二天早上,项阳还没起床,便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迷迷糊糊的接通电话,打着哈欠道:“喂,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沐倾伊急促的声音,“项先生,你能不能快点赶过来,妞妞醒了,哭着喊着要找你,我怎么哄都没用。”

“好,我马上过去。”

不管是出于工作需要,还是对妞妞的关爱,项阳都不能再懒床,穿戴整齐,洗漱过后,走出租住的贫民窟。

昨晚他把陆虎停在了路边,麻利的钻入车内,顺手拿起一副墨镜戴上,熟练的启动,缓缓上路。

由于道路难行,项阳开的并不快,驶出不到三十米,忽然发现前方的路边有个跑步的女子。

她穿着紧身运动衣裤,身材曼妙,两条腿细长直,单看背影就给人无限遐想,绝对是个罕见的美女。

“滴滴!”项阳开车跟上,按响喇叭,从车窗探头,轻佻的喊道:“美女,去哪啊?用不用哥哥送你?”

美女转头扫了一眼,并没有细看,又把头转了回去,冷淡的拒绝道:“不用!”

“我是真心诚意的送你,给个机会吧?”项阳继续搭讪道。

“别烦我,赶紧走!”美女目视前方,好像不屑再多看项阳一样,不耐烦道。

“我有个臭毛病,越是被人拒绝,我越要办成,今天送定你了!”项阳猛地加速,超过两三米后,又是一个急刹车,打开车门,挡住了美女的去路。酷文kuenxs

“你这人真有毛病!”美女皱起眉头,不悦道:“好狗不挡路,快点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萱萱,你的嘴巴能不能留点德?居然还骂我!”项阳探出身子,摘下墨镜,假装不高兴道。

其实他认识这位美女,正是陈老的孙女陈清萱,两家住的也不远。

“阳……阳哥?”看清项阳的样貌打扮,陈清萱惊讶道:“你怎么变成富家公子哥了,刚才戴墨镜没看清楚,我还以为是哪个混蛋呢!”

“你见过像我这么帅的混蛋吗?”项阳自鸣得意道。

陈清萱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嫣然一笑道:“见过,你不就是嘛!”

“脑子转的挺快,上车吧!”项阳笑道。

陈清萱不再拒绝,欣然坐到了副驾驶位,好像第一次见项阳般,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起来。

项阳再次启动车子上路,调逗道:“千万别这么看我,小心看上我。”

“切,别臭美,本姑娘怎么会看上你!”陈清萱故作不屑的轻哼一声,随后好奇道:“阳哥,原来你是富家阔少啊,瞧这身名牌穿戴,开豪车,还装穷,我都忍不住想鄙视你了!”

项阳苦笑一声,解释道:“我哪是什么阔少,衣服和车都是朋友借给我的。”

“听说过借车的,但没听说过借衣服的,你骗谁呢!”陈清萱不信道。

“真是借的,否则我也不会放着清福不享,自讨苦吃的住在贫民窟。”

陈清萱想了想,项阳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而且她认识项阳快两个月了,项阳市井小民的形象已深入人心,怎么看都不像阔绰的富二代。

她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若有所思道:“阳哥,你打扮成公子哥,不会是去相亲,蒙骗哪个小姑娘吧?”

“我倒是想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