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餐台距离项阳所在的餐桌不远,只有不足十米,他和沐倾伊都没想到妞妞会出现意外情况。

就在两个人对话时,妞妞买完冰激凌,转身往回走,不小心碰到了一个穿得人摸狗样的青年男子,冰激凌沾染在了对方的裤子上。

青年顿时暴怒,根本不管对方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直接一脚将妞妞踢倒在地。

“妞妞,你怎么样,伤到哪了?”沐倾伊顾不上跟没素质的青年理论,心疼的抱起妞妞,满眼关切的问道。

“没……没事,不疼!”妞妞抽泣哽咽道,落泪的模样更让人心疼不已。

“你就是孩子的家长吧,来的正好,我的裤子弄脏了,怎么赔?”从青年的角度,只能看清沐倾伊的侧脸,露出猥琐的目光,打起坏主意。

不过下一秒,项阳就到了近前,挡住青年的视线,沉声道:“你打算要怎么赔?”

“我这条裤子三……五千买的,我也不讹你们,照价赔偿就行!”青年以为对方是好欺负的软柿子,摆出一副高傲的姿态,颐指气使道。

“没问题,五千我赔了!”项阳痛快的答应道。

青年眼前一亮,以为遇上了冤大头,顿时后悔钱要少了,立刻改口:“我的话还没说完,再拿五千的精神损失费,一共一万,否则这事完不了。”

而后,青年的气焰变得更加嚣张,蛮横的道:“实话告诉你,老子乃是赤霄帮的少堂主郝志,一声令下,分分钟钟就能灭了你。”

好治?那我今天真的好好治治你!项阳冷笑道:“一万不多,我赔了,老婆拿钱。”

沐倾伊则是又气又怒,怒的是自称郝志的青年太嚣张,踢倒妞妞,没有任何道歉的话,还明目张胆的讹诈气的是项阳太窝囊,不给妞妞讨回公道,竟然还赔钱,太让她失望了。

此时,沐倾伊也没心思顾及项阳喊她老婆了,羞恼道:“凭什么赔钱,应该是他赔偿妞妞的医药费还差不多!”

“这事我会处理,先给我拿一万,就当预支工资了!”项阳转头道,目光深邃,透着一股令人臣服的威严。

沐倾伊的心里一颤,竟然升不起丝毫反对的心思,抱着妞妞转身,返回座位从包里拿了一万现金。

这钱本来是打算给项阳的,她做了两手准备,如果项阳不同意当冒牌父亲,她准备用钱买通,没想到用在了别人身上。

郝志直勾勾的盯着沐倾伊去而复返,仿佛魂都被勾走了,直到项阳接过一万现金,在他眼前晃了晃。

“别让妞妞看,接下来的场面会吓到她。”项阳晃动现金的同时,柔声对沐倾伊道。

沐倾伊下意识的换个了抱孩子的姿势,让妞妞变成背对项阳,看向另外一边,她不免好奇项阳要做什么?

“给我!”郝志下意识的伸手抓去,看着一叠红票子近在眼前,却抓了个空。七号7hxsxs

“给你的不是钱,而是这个!”项阳一改刚才温和的样子,森然冷笑,用钱当巴掌,重重抽了郝志两个耳光。

“啊!”郝志只觉得眼前一花,紧跟着双颊传来火辣辣的剧痛,好像被硬木板打中一般,脸蛋立刻变得又红又肿,也被扇蒙了,“你……你敢打老子?”

“打你还是轻的!”项阳的笑意更冷,猛地一脚扫出,如同钢鞭。

“咔嚓!”清脆的骨裂声随之响起,接着便是郝志杀猪般的凄厉惨嚎,听着令人头皮发麻,他的整个人也大头朝下栽倒。

按理来说,郝志挨了一脚,应该仰面倒下才对,他的姿势却恰好相反。因为两条小腿被项阳一脚扫断,还是九十度的弯折,算是废了。

“这钱确实是赔给你,不过是给你看腿的,本来只想废掉你踢妞妞的那条腿,但你要价一万,我也不能亏本,只好废你两条狗腿!这笔账算完了,你踢倒妞妞的帐也该算了吧,赔偿医药费一万,正好互相抵消。”

项阳解释两句,最后一分钱没给,他不再理会哀嚎不止的郝志,潇洒的转身,走向点餐台,去买冰激凌。

见到如此震惊惨烈的一幕,周围看热闹的人们都目瞪口呆,整个餐厅也变得鸦雀无声,只有郝志的凄厉叫喊回荡。

沐倾伊也是瞠目结舌,愣愣的出神,完全没想到项阳会用这种方式处理,还以为他胆小怕事,软弱无能呢。

这种强烈的反转,她一时难以置信,绞尽脑汁,只想出两个词形容:既霸道又暴力,幸亏妞妞没有看见。

“发什么呆,不会被吓到了吧?”项阳拿着冰激凌返回,又变成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仿佛刚才极度暴力场面,不是他做的。

“还……还好!”沐倾伊这才回过神,觉得很是解气,敢踢打伤害妞妞,这种人渣拉去人道毁灭也不为过。

另外,她不禁对项阳产生了难掩的好奇,一脚踢断两条腿,绝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