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巴真臭,小心老天爷看不公,落下几个耳光扇死你!”项阳嘲讽道,如驱赶苍蝇般挥了挥手。

“你才……啊!”钱广进还想骂什么,但话刚出口,只觉得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好像被无形的“鬼手”扇了两个耳光。

“哈哈,老天真开眼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嚣张!”项阳幸灾乐祸的大笑道。

沐倾伊暗自诧异,不明白谁也没碰钱广进,为什么会被扇了耳光?

“谁,谁扇我?”钱广进捂着脸颊左看右看,除了对面的沐倾伊和项阳外,周身一米范围内根本没有其他人。

唯独项阳最有嫌疑,但他的手并没有发生任何接触,真是大白天见鬼了!

“还敢骂人,不怕老天爷再惩罚你吗?我都忍不住想削你了!”项阳好像非常生气,做了一个扇耳光的手势。

“啪!”几乎同时,一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钱广进又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半边脸颊变得又红又肿。

沐倾伊又惊又奇,这次项阳挥掌的手势,她看得真真切切,钱广进挨扇,肯定是项阳捣的鬼,只是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