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伊狠狠白了一眼,若换成其他男人耍混蛋,早一个大耳光抽过去了。但面对项阳,不知道跟心上人长得极像,还是什么原因,她并没有真生气。

沉思片刻,沐倾伊再次开口道:“我要你帮我办点私事,月薪一万,每周三天班,其余的时间随叫随到。”

“月薪过万,比我板砖强多了,这活累嘛,用不用出体力?”项阳欣喜的道。

“可能需要一些体力,但保证不累,你做不做?”通过对话接触,沐倾伊觉得项阳比较像混蛋,不过昨晚没有趁自己喝醉,轻薄自己,又似乎是正人君子,勉强达到她的满意。

其实,她要办的私事,除了项阳之外,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只能找这个仅认识一晚,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若以后发现不合适,随时开除就可以了。

“做,为什么不做,是现在,还是晚上,去你家,还是在宾馆,要我温柔点,还是野蛮点?”项阳以为要他当小白脸,急忙解开衬衣扣子,正好弥补昨晚的遗憾。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