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眸色微微凌厉,“便是这般回报我的么?”

裴宜之的剑没有动,看着他的神色不明。

程然心里微微一紧,还以为师兄会心软,毕竟天帝到底是他的父亲,就算天帝诬陷他偷盗灵珠时太过无耻和冷情,但师兄似乎也没有理由非杀他不可。

她看向师兄,想要看出师兄的想法。

师兄的侧脸白皙,线条清隽,却辨不出丝毫情绪。

过了会儿,她却见师兄忽而笑了,这种笑很难形容,似是讥讽又似是浑不在意,却依旧端方从容,仿若君子,道:“你的心意值几钱?”

程然一怔,哪怕隔着些距离,她都感觉到这句话里的嘲讽不屑,师兄这么明显地表露自己的情绪还是很少见的。

他是真的很厌恶天帝吧?

天帝也是一怔,随即面上有了些怒意,待要说话,却又似乎想到如今的形势而强忍住了。

裴宜之又接着道:“你借着凤族的势力坐稳了帝位,却又忌惮于此,甚至不惜除去母后,你本就是心性凉薄忘恩负义之人,就别装出这副情深意重的样子了。”他语气温和,微微俯身看着他,“不嫌恶心吗?”

师兄说这些话的时候也依旧是平静从容的,没有半分激烈的情绪,但就是这副过于平静的样子反而将天帝给气得快炸了。

天帝的面子里子都一起被撕了下来,他看着眼前这个儿子的表情总算没了先前装出来的温情,冷冷地道:“你都知道了?”

裴宜之没有说话,却将剑收了起来。

天帝似是有些意外,刚要说话,却见他忽而退了一步,而一旁的陆惊鸿却一步站到了他的面前,他似察觉到什么,刚要开口,陆惊鸿却一句话也没有地就这么将剑迫不及待地刺入了他的心脏。

一剑穿心,干净又利落,连血都没来得及溅出来。

陆惊鸿的表情却像是为了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他笑了,却是冷笑:“父亲?你配吗?”

程然已经惊呆了,虽然先前已经知道陆惊鸿也临阵倒戈了,但没想到他其实是预谋已久啊,而师尊和师兄却一点儿意外的表情也没有。

看来他们肯定早就知道陆惊鸿想杀天帝了。

程然便朝天帝看过去,倒是可以从他那不可置信的眼神里看出震惊来,但震惊过后,程然却注意到他的眼神忽而掠过了几分阴郁疯狂之色,就像是自己没救了但还有希望拖几个人陪葬的感觉。

他闭上眼睛,倒了下去,双手却结出了一个奇怪复杂的手势,口内还在呢喃着什么。

就算是程然听力灵敏许多,却也没有听清,但她遍览仙书,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

天帝这是真打算破罐子破摔,拉他们一群人给他陪葬了。

他是在以仙魂为介,引动天雷劫,想要炸毁整个秘境,这是天族的禁术,至今还没有人用过,因为使用者自己也会魂飞魄散,再无轮回转世了。

程然没想到天帝竟然这么狠绝,竟然对自己也能狠到这个地步。

其他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天空已经骤然黑了下来,狂风乍起,沙尘漫天飞扬,让人几乎连眼睛也睁不开,衣袍也被吹得飞扬起来。

秘境之内的妖兽们也仿佛察觉到了危险,纷纷躁动起来。

程然忙出手布下了一个结界,将天帝的尸身困在了结界之内,只要结界不破,那么天雷劫的毁灭性力量也只会在结界之内炸开。

师尊师兄和陆惊鸿也纷纷加入进来,将结界加固了好几倍。

但天雷劫之所以是禁术,却也是因为它的破坏力太过巨大,因此,当天雷落下来,在结界内炸开的时候,她是用了全部力量在维持结界,才将这股力量控制在结界之内没有波及开来。

当天雷劫结束以后,天空这才撤去了黑暗,显出了原本的明亮清澈来。

程然却已经力竭,不由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网址: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