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法,明白么?”

程然听得怔了怔,没想到练个剑还要这么套路,天族的人这样有心机,当初妖族的人输得真是不冤,她不免看了一眼裴宜之,道:“明白了。”

裴宜之便将如何布置风雷阵的心法和步骤教给了她,让她试一试能不能唤出风雨。

呼风唤雨本是龙族的天职,其他族类要学会本就不易,何况她只是一个凡人,裴宜之也没指望她能一下子就学会,便留了她在紫竹林练习,自己则飞身上了树。

*

程然知道龙族的嫡系血脉是生来就有一颗伴生龙珠的,而靠着这龙珠他们也天生就会施云布雨的本事,凡间的风雨便是由龙王所控制的,段歌师兄是南海龙王的嫡系长孙,日后应该也是要继承龙王之位的。

程然觉得她的本体也是珠子,龙珠能做到的,灵珠应该也不难……做到吧?

但她练了好几遍剑招,紫竹林也依然是月光皎洁,一片平和,半点儿乌云都没来招来一片。

那些仙气飘飘的剑招又极费时间,她便有些心急了,索性摒弃了那些不必要的花招,直接进行风雷阵的步骤,但风雷阵却还是没有结阵成功。

半个时辰过后,裴宜之的声音从树上传下来:“别练了,今晚便到这儿。”

因为极高的修炼天赋,程然在修炼上面一直比较顺风顺水,而现在却迟迟学不会风雷阵,她不由有些受打击,也越发坚定了想要将它练好的决心,便不肯听师兄的话。

裴宜之也没勉强她,她是他养大的,他自然也很清楚她的性子,看似活泼乖巧,但她想做的事情却从来不肯轻易放弃的。

又是两个时辰过去以后,夜色都已经微明了,他才听见了空中忽然传来的雷霆之声,忽如其来,震耳欲聋,伴随着几道闪电,将半边天空都点亮了。

练习这么久,程然的灵力消耗有些大,累得都想回去睡觉了,但就在她快放弃的时候,她竟然……成功了?

“师兄!”程然忍不住又惊又喜地想和人分享,她抬头望着树上,“师兄!我成功了!”

裴宜之听着她的声音,唇角微扬,从树上飞身而下,落在她的面前,垂眸看她,道:“有雷无雨可不行。”

程然这才注意到,夜空里除了接连响起来的雷电以外,压根儿就没有起风下雨的兆头?

她这是……只成功了一半?

程然的情绪就没那么高涨了,她已经练了一晚上,感觉身体都被掏空了,没有更多的余力来支撑下一个风雷阵了,便道:“师兄,回去了么?”

裴宜之看着她,却轻轻笑了下,眉眼如画,清逸俊美晃人眼,他道:“就这般回去,岂不浪费了你的努力?”

程然愣了下,握着明月剑的手便被一只修长的大手给握住了,他将她转了个方向,站在她的身后,握着她的手温暖如春风,剑光如月皎洁无暇,低沉的声音落在她耳边:“别走神,默念消魂剑的心法,然后将这一剑挥出去,只需要轻轻地一挥即可。”

而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他在她布下的风雷阵中注入了一道灵力,风雷阵便猛地射出一道刺目的白光,接着,紫竹林里便刮起了一阵狂风,她抬头望向天空,乌云挡住了月光,渐渐凝结成雨滴落在了她的脸上。

原来……她这一次的阵法只成功一半是因为灵力不够了吗?

的确,这个阵法太耗费灵力了,她又练习了太多次,才导致现在体内的灵力损耗太大,哪怕她恢复得快也还是不够支撑阵法。

等裴宜之说完以后,她就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默念着销魂剑的心法,而在她默念心法的时候,她便感觉到明月剑上在不断地吸取风雨雷霆的力量,变得越来越重,越来越重,要不是裴宜之就在她身后握着她的手,她压根儿就无法将剑握住了。

而此时,风雨也越来越大,闪电的能量也越来越大,几乎要将天空撕开成两半,而这异常的天象也早已将其他还在睡梦里的弟子惊醒。

“师兄……我的手抬不起来。”程然有些为这样恐怖的力量而心惊,这岂止是可以横扫千军,她初学便有这等力量,若是发挥消魂剑法到极致的话,要灭掉一个种族都不是难事吧?

裴宜之的声音温和淡定:“不必担心,那是因为你太弱。”

程然:“……”

谢谢了,并没有被安慰到。

“其实并不难。”裴宜之一边说着,一边握着她的手缓缓地将明月剑举了起来,他的声音也有种清风似的轻淡从容,“就像这样,轻轻挥出去……”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程然已经被他引导着朝着天空挥出了一剑,明月剑的剑气便化为了一道蕴含着极恐怖的强大力量的白光冲着天空去了。

程然心惊的同时,又暗自庆幸,这次总不至于会毁坏什么东西了。

但令她目瞪口呆的却是就在白光所至的地方,乌云滚滚间,竟然有一条巨大的金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