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皇子殿下请先回去吧,安排好登基的事,别出什么意外。”无垠渐渐冷静下来,“公主的事情就交给我。”

岳子晏似乎放心下来,“嗯”了一声便起身离开。

无垠看着岳子晏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手中慢慢将那张纸捏成一团。

她相信秋尘莲妩会没事的。

“来人。”

无垠松开手,将纸团扫到地上,一个女人快速走进来,低着头问:“副阁主有何吩咐?”

“查查六皇子最近的动向。”无垠沉声说,“殿下布下的那些人,可以动了。”

“是!”女人应了一声,立刻离开。

无垠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这都什么事儿啊?

时间很快过去,这些天,一直有消息传来,但是都没有秋尘莲妩和楚云临的踪迹,连召音那些人都不知道楚云临在哪儿。

而且,召音甚至都不知道楚云临已经回南岳国了。

无垠焦躁地在大堂内走来走去,虽然现在没出什么大事,但秋尘莲妩不在,无垠始终无法心安。

旁边的女人有些看不下去了,斟酌着出声:“副阁主,公主殿下一定会没事的,您不能关心而乱呐。”

“我知道。”无垠一点都不担心秋尘莲妩的处境如何,只是突然没了主心骨,她有些无措罢了。

虽说这些年几乎都是她在主事,但那时身后好歹有个秋尘莲妩撑腰,她也就不怕了,出了事,自有秋尘莲妩来解决。

可毕竟,她只是一个卑微的宫女,突然变成震慑天下的雪琅阁副阁主,她一直都以为自己在做梦。

现在赋予她这个梦的人不在了,无垠有些怕了。

不是怕梦醒了,抑或破了碎了,她只是怕没有守好雪琅阁,辜负了秋尘莲妩对她的重用。

“现在离六皇子登基,还有几天?”无垠停下来,看向那个女人问。

秋尘莲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她得早做打算。

女人想了想,说:“三天。”

无垠手撑着下巴,一边想一边说:“上次袭击我们的那些人还没查出来,最近发生了这么多大事,殿下又恰好失踪……”

无垠猛的看向女人,嗓音不由抬高:“你去带人,把阁内所有的机关都打开,连同殿下布下的那些,然后带着所有人撤离,没有殿下发布的召集令,所有人都不许再冒头!”

女人不由吃惊,情况已经严峻到,要弃阁而去的地步了吗?

“那副阁主你呢?”女人有些焦急地问,听无垠的意思,是不打算和他们一起了?

“我去找个人,他也许知道殿下的下落。”无垠整张脸都是凝重之色,“你放心,我不会有事,在殿下手下这么多年,我若是连性命都保不住,也是辜负了殿下的教导。”

女人微微放下心来,无垠可是副阁主,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出事?

无垠说完,又从袖袋中取出一个盒子:“这是我的阁主令,在我还没和你们汇合的时间里,雪琅阁由你和长老带领。”

女人知道现在是特殊时期,也没推脱,郑重地接下盒子:“属下一定不负所托!”

无垠松了口气,紧绷的神思略微松懈下来:“下去吧,争取在六皇子登基之前撤离完毕。”

女人握紧手中的盒子:“是!”

三天后,南岳国六皇子岳子晏荣登大典,号熙衍帝,立年号永和。

同日,登基大典结束,熙衍帝亲自率兵攻打天下第一阁雪琅阁,不过一月,雪琅阁覆灭。

之后,熙衍帝下旨,封亲妹,永慧公主岳析浅为恣熙皇后,天下哗然。

南岳朝臣长跪养心殿外,坚请熙衍帝收回成命。

岳子晏看着手中的奏折,又看看一边摞得老高,要么是请求他收回立后的旨意,要么是怒斥他枉顾伦理的奏折,冷嗤一声,一把将这些奏折统统扫到地上。

立侍在后的太监很有眼色地将那些散乱的奏折收拾起来,放到岳子晏看不到的地方去。

岳子晏有些烦躁地摆了摆手,太监立即会意,退出门外,顺便带上门。

“还没查到?”岳子晏负手立于窗前,看着那个太监被跪着的大臣们拉着问话,太监一脸无奈地说些什么。

一个穿着黑色铠甲的男人,悄无声息地站在岳子晏身后,若没有看到他,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查不到。”男人声音有些呆板僵硬,如同被控制的傀儡。

岳子晏听了,更加的烦躁。

外界都传,他把雪琅阁灭了,可实际上,他带兵去的时候,雪琅阁已是人去楼空,他的人还因为里面的机关损失严重。

看来,当时他带着那封信去找无垠的时候,无垠根本就没有信他。

这说明,岳析浅很早就把他排斥在她的世界之外了,雪琅阁能这么快撤离,以及里面的部署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