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临深呼吸一口气:“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秋尘莲妩收回那副诡莫的表情,恢复一脸欠扁的笑眯眯:“不急,再等两天。”

秋尘莲妩估摸着,艳妃这两天应该就会带太上皇离开,她要是先走了,估计他们也走不了。

不对!

她都昏迷了三天了,艳妃不会早就跑路了吧?

“无垠呢?”秋尘莲妩得先问问,如果艳妃先她一步走了,那她也不必再待在皇宫里。

“在外面侯着,看上去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奈何你一直昏迷,她也没法禀报。”楚云临站起来,“我去叫她。”

秋尘莲妩没有阻止。

岳子晏现在的实力有点出乎她的意料,她有些摸不准,楚云临能不能把岳家的人杀干净。

无垠很快就跟着楚云临进来,才几天不见,无垠似乎都老了好几岁。

让无垠愁成这副模样,看来事情有点严重,秋尘莲妩不由坐正身子,重视起来:“出了什么事?”

无垠扑通一下直接跪在秋尘莲妩面前,整个身子伏在地上,微微颤抖。她的嗓音带着哽咽响起:“殿下,奴婢无能,请殿下处死奴婢吧!”

秋尘莲妩皱了皱眉:“站起来,先说说发生了什么大事。”

无垠这才抬起头,泪水糊了一脸,抽抽噎噎地说:“殿下,我们的人都被攻击了,损失十分惨重,可是,我们都查不出来是谁干的。”

秋尘莲妩扫了楚云临一眼,没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你下去吧,回总阁等我。”

无垠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可是一触及到秋尘莲妩漠然的目光,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甘心地咬了咬下唇,无垠低头一拜:“无垠遵命。”

说完,无垠站起来退了出去,临近门口,她回头看了眼秋尘莲妩,垂在身侧的手不由握紧,旋即她打开门离开。

“你以为是我做的?”无垠离开,楚云临这才问出声。

刚刚秋尘莲妩的眼神……

秋尘莲妩摇了摇头:“你有把握对付岳子晏吗?”

她知道是谁做的,而且,楚云临针对的只是她,她的势力,楚云临没兴趣。楚云临自己也知道,秋尘莲妩不会对付他。

不,也不能说是针对。

楚云临沉思了片刻:“不能保证灭掉他。”

那就是能对付了。

秋尘莲妩抿了抿唇,突然一拍大腿,直把楚云临吓了一跳。

卧槽!

忘了问艳妃的事了!

秋尘莲妩有点头疼,不会毒发一下,就把脑袋毒傻了吧?

“你知道我母妃现在怎样了吗?”无垠不在,秋尘莲妩只能问楚云临。

“你毒发的那天晚上,她就带着太上皇走了,现在应该在释尘那里。”

楚云临在皇宫有人,不过,他能这么及时救下秋尘莲妩,可不是得到消息,而是……

算了,这么丢脸的事还是不想了。

秋尘莲妩抽了抽嘴角,竟然跑释尘那里去了?

“扶我起来。”秋尘莲妩朝楚云临伸手,既然艳妃已经走了,那她也没有留下的必要。

主要是皇宫里还有一个觊觎她的岳子晏,秋尘莲妩再待着就很憋屈了。

秋尘莲妩现在身上穿着单薄的亵衣,是换过的,秋尘莲妩估摸着,应该是无垠换的。

现在是特殊时期,秋尘莲妩也不忌讳,由楚云临扶着找出一身黑色的衣裙,她没什么力气,所以衣裳基本也是楚云临帮着穿的。

不过两人都没有什么旖旎的心思,要是有人看到,估计会以为是哥哥给妹妹穿衣裳。

“走吧,我们现在就得去神族。”

秋尘莲妩又从角落里翻出一个盒子,楚云临还没看清,她就揣进了袖袋里。

楚云临没问秋尘莲妩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估计是和艳妃有关。

“我们恐怕出不了皇城。”楚云临扶着秋尘莲妩走出玉琅阁,一边抽出腰间的软剑。

皇宫里几乎都是岳子晏的人,他们的动静,岳子晏应该知道了。

果不其然,他们还没走到皇宫门口,禁卫军就将他们包围了。

岳子晏从禁卫军中缓步走出,眉眼凛然如剑,他的目光从面前相互扶持的男女扫过,最终停在秋尘莲妩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

“浅浅,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岳子晏冷冷地说,语气中满是威胁。

只要她答应和他在一起,他不会追究她和楚云临。

可她若是不答应,就不要怪他把手段用到她身上!

秋尘莲妩嗤笑一声:“岳子晏,别高估你自己。”

真是出息了,不听话,对她下药,现在都敢威胁她了!

他以为她秋尘莲妩是什么人,是他喜欢得起,想拦就拦的吗?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