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尘莲妩慢慢睁开眼,一股酸涩难忍的感觉瞬间充斥眼球,刺痛得难受。

她马上闭上眼,缓了很久,才消去一些干涩。

缓缓睁开眼,眼前的事物清晰起来,熟悉的图案映入眼中,秋尘莲妩不由得松口气。

她还真怕楚云临带不走她,虽然这种情况几率很小。

“醒了?感觉怎么样?”旁边传来一道清澈如冰泉的淡漠嗓音。

秋尘莲妩艰难地转过头,张了张嘴,没发出什么声音。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一字一句地说:“给我,一杯霰草茶。”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嗓子干疼得难受,应该是岳子晏那一杯酒的缘故。

虽然剧毒的药力已经平复下去,但秋尘莲妩感觉她全身还是火辣辣的疼,由内而外,像是身体内部被风暴席卷过一样,那种感觉,简直生不如死!

秋尘莲妩觉得,她现在能这么安稳地说话,已经是很能耐了。

楚云临看着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筋脉却显淡黑色的少女,默了片刻,转身离开。

没多久,楚云临拿着一杯冒着热气的霰草茶进来,他把杯子放到床头,然后将秋尘莲妩扶起来,小心地将霰草茶喂给她。

秋尘莲妩被楚云临碰到的地方莫名剧痛起来,她紧咬牙关,才忍着没发出声音。

滚烫的茶水流过喉咙,沸腾的温度烫得秋尘莲妩忍不住皱起眉,然而,霰草特有的冰凉也渐渐渗入体内,不似她泡出来的茶水冰冷异常,像一种温和的力量,流过她千疮百孔的身体。

她明显感觉到,那种火辣辣的痛感下降了不少。

楚云临似乎也发现秋尘莲妩的情况有点好转,一杯茶见底之后,他干脆将整个茶壶提了进来,一杯一杯地喂着,一壶茶尽后,秋尘莲妩基本感觉不到痛了。

不是不痛,只是这点痛和之前的狂风暴雨相比较,已经可以忽略。

“你体内的诛神……”楚云临见秋尘莲妩的情况已经稳定,便开口问出自己的疑问,但他也不知道自己该问什么,只好住了口,疑惑地看着秋尘莲妩。

“你不会以为我把诛神解了吧?”秋尘莲妩嗤笑一声。

诛神本无解,但秋尘莲妩是有办法的,只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准备药引。

楚云临沉默着,没有回答,秋尘莲妩只当他是默认。

其实楚云临根本没想过,秋尘莲妩体内的诛神,到底是解了还是没解。

秋尘莲妩也沉默起来,她看了看窗外,黑漆漆一片,明显还是晚上。

“我昏迷了多久?”

秋尘莲妩可不觉得,她在那么严重的情况下,只是昏迷了一时半刻。

“三天。”楚云临说。

秋尘莲妩抿了抿唇:“谢谢。”

毒性发作得这么严重,她本该死了的,就算撑过去,这具身体估计也废了。她现在能够安然无恙,一定是楚云临做了什么,估计花费的代价也很大。

楚云临有些诧异地看了秋尘莲妩一眼,但他很快就敛下表情,眉眼间染上一分讥诮:“我应该做的不是吗?”

秋尘莲妩莫明其妙地看着楚云临。

这小子发什么疯?

不过秋尘莲妩也没多想,只是道:“南岳随你处置,但有两个人你不能动。一是太上皇,他体内的族运艳妃会处理,而且她也不会再和太上皇有子嗣。二是岳子晏,他……不能生育,所以你不必担心,留下他们会留下皇族余孽。”

楚云临见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已经恢复了漠然的表情,听到这一番话,他又是一番诡异的静默。

半晌,楚云临缓缓开口:“你也是皇族的人,除了他们两个,我是不是也可以将你一并杀了?”

他紧紧盯着秋尘莲妩的脸,却没发现她有除了温和之外的任何表情。

杀意,愤怒,不满,什么都没有。

“你要是想杀我,也不是不可以。”秋尘莲妩微微勾起唇,“只是现在不行。”

楚云临沉默下去,不再试探。

要知道她在想什么,果然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楚云临,带我去神族吧。”秋尘莲妩用手撑着脑袋,轻笑着看他。

“去神族干什么?”楚云临拧起眉,似乎有些排斥,顿了顿,楚云临像是意识到什么,换了个问题,“因为你体内的诛神?”

秋尘莲妩点了点头。

她现在体内的毒可不止诛神。

诛神之毒致死,毒性又霸道,秋尘莲妩来不及解毒,只好用其他霸道的毒和诛神抗衡,只是多种毒结合的毒性更加霸道,秋尘莲妩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也不好受。

直到她喝到霰草茶。

霰草独有的冰寒特性中和了体内霸道的毒性,使体内的情况趋于完美的平衡,所以,秋尘莲妩喜欢霰草,不单单是因为霰草的美味,更是因为霰草带给她的清凉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