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尘莲妩冷眼看着眼前这个面上陪笑,眼底却充盈着恨意和不甘的青年。

岳子晏现在的心性,已经不合适做那个天下之主了。

秋尘莲妩不知道岳子晏是什么时候变的,但应该不是因为她对他做过的那些事。

秋尘莲妩下手虽然有些狠,但她有分寸。

不过,现在看来,岳子晏的变化,和她还是有一定关系的。

她轻轻叹了口气,往门口走。

岳子晏瞳孔微缩,手僵了僵,到底是忍住了拦着秋尘莲妩的冲动。

秋尘莲妩一声不吭地打开门,银色的月光如烟纱一般铺洒进来,遇到暖黄的烛光,一下子被染成了温暖的颜色。

她侧身看了看岳子晏,岳子晏双手握拳,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沐浴在月光下的秋尘莲妩,仿若一尊冰冷的雕像,没有任何情绪的目光看着他,像是看着虚无。

那种眼神,空洞得令人窒息。

岳子晏感觉自己呼吸有点困难。

秋尘莲妩静立了半晌,转身走了出去,一点一点消失在月光中。

岳子晏有些脱力地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额上冷汗浮了一层,在灯光下泛着微光。

“呵呵呵!”

过了很久,岳子晏才平复下自己的情绪,他忍不住笑出声来,寂静的宫殿中,肆意的笑声回荡,昂首飞扬的凤凰似乎都活了起来。

她不会走了,她不会走了!

只要她不走,他一定会让她喜欢上他的,甚至,爱上他!

那个时候,她会后悔今天的话。

突然,岳子晏似乎想到了什么,笑声蓦然一收。

他慢慢站起来,曲起手指吹了一声长哨,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人立刻从殿外走进来,看那被黑色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姿,应该是个女人。

她恭敬地跪在地上,同时行了一个很奇怪的礼:“主上有何吩咐?”

方才的失态已然不再,此时的岳子晏一身肃杀之气,锐利地令人心神颤抖。

他看向西楚的方向,薄唇微动,满是杀气的嗓音响起:“去西楚,杀了楚云临,朕要看到他的尸体。”

“是!”

岳子晏神色冷然地看着西楚的方位,手指用力地捻着,可见他的内心不如表面那样平静。

楚云临突然闯进他和秋尘莲妩的生活,还掳走了秋尘莲妩的心,他岳子晏若是不杀了楚云临,抢回秋尘莲妩,那他岳子晏,便算不得一个男人!

显然,现在岳子晏认为,秋尘莲妩拒绝自己,有一方面是因为她喜欢楚云临所致。只要杀了楚云临,秋尘莲妩必定会回到他身边。

女人领命退下,并带上门。

岳子晏看着手中的金檀盒,将它揣进袖袋里,然后动作轻柔地将那袭凤袍收拾起来,嘴角弯着温柔的弧度。

他几乎可以看到,秋尘莲妩穿上这身凤袍嫁给他的样子。

西楚丞相府

楚云临端着一盏茶,细细地品着,丞相看着这个神色平淡的青年,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那么惊世骇俗话,怎么会从这样一个绝尘如仙,不染纤尘的男子口中道出?

“殿下,老臣……”丞相措了措辞,正斟酌着如何开口,楚云临已经打断了他的话。

他放下茶盏,淡漠的眼神朝丞相扫了过去:“本皇子的话便放在这里,丞相若是觉得自己能够不忌骂名,并且做成,再回也不迟。本皇子不急,左右,想要造反的人也不止丞相大人一个。”

丞相抹了抹额上的冷汗,谨慎地开口:“殿下,若是按照您的要求来做,牵扯的人少说也有上万人。何况,几百年来,有些人是否有皇室血脉根本无法查明,不论怎么做,都不可能除得干干净净。不是老臣无胆,这种事,换做谁都做不成啊。”

“这个你放心,名单我会给你,你只负责杀就好了。”楚云临自然知道这个难处,他若是没有准备好,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动手。

丞相松了口气,立刻放下心来:“既然如此,殿下,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至于那个什么骂名……一个造反的人,还会怕区区骂名?

楚云临从袖袋中取出一捆卷轴:“不急,你得先保证这些人不会跑了。”

丞相颤抖着手接过那一捆卷轴,打开一节扫了一眼。

不论老弱妇孺,还是贵胄庶人,只要是有皇室血脉的,名字全在这上头。

这么庞大的杀戮,令丞相忍不住心惊胆战。

楚云临可是他们西楚的五皇子,这里面有一部分是平日里待他好的皇族,对这些亲人,他怎么下得了这样的决定?

当然,最让丞相心惊的,不是这份令人胆寒的狠辣之举,而是楚云临的实力。

他相信这份名单的真实和完整性,然而,能够找出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