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自然是不怕死的,但他还是把皇位交给了岳子晏。

之后他就知道,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皇宫渐渐被岳子晏的人渗透,现在,已经基本在岳子晏的掌控之中。连自己身边的心腹,在不知不觉间也被岳子晏收服了几个。

甚至,皇帝藏在密室里统领暗中势力的暗令,也在岳子晏手中!

就算皇帝拒绝把皇位给岳子晏,岳子晏依旧可以顺利逼宫夺取皇位。

皇帝得知这些,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自己最赋予重望的儿子有这般能力,他是该高兴的,可伴随的却是自己的衰老和失败。

皇帝算是被打击到了,纵横了这么多年,他自以为掌控着一切,却不知,自己竟渐渐被别人掌控。

在这样的打击下,等皇帝想起岳子晏夺位的真正原因时,已经是许久以后的事了。

那时,一切,已成定局。

新帝登基事宜,最快也要准备一个多月,但皇帝直接让人把岳子晏的东西搬到了养心殿,自己则搬到了辛月宫去,害得艳妃都不敢出门。

辛月宫外的诸位嫔妃,都快把辛月宫瞪出个窟窿了!

当然,其中最生气的,莫过于处心积虑已久的大皇子,及其生母皇后了。

毕竟,正宫嫡子,才应该是君主首选。

“啪!啪!”

一声声清脆的瓷器破碎声响起,伴随着气急败坏的怒骂。

“他岳子晏凭什么?”大皇子手指着养心殿,满脸的狰狞,“一个下贱的孩子,文不就,武不全,被人欺侮长大,父皇凭什么把皇位传给他?我才是正统的嫡长子!”

“行了!”皇后急匆匆地走进来,看到那满地的瓷器碎片,不由皱了皱眉:“你太沉不住气了。”

大皇子放下手中的瓷瓶,深呼吸一口气:“母后,你要儿臣如何沉得住气?父皇凭什么偏爱艳妃那个狐媚贱人?他一向最厌恶那个下贱的东西,却因为他是艳妃的孩子,就迫不及待传位给他……母后,你可是皇后啊,父皇这么做,将你置于何地?就算他不喜欢您,总也要顾及宗法啊?”

皇后面色略微染上一抹不喜,既是对皇帝,也是对大皇子。

她是堂堂皇后,有些事私底下说也就罢了,大皇子却当着下人的面一口道出,又何曾将她的脸面顾及?

但大皇子是皇后唯一的儿子,她再不喜,也不能表现出来。

皇后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发顶:“他这不是还没登基,放心,你外公已经准备好了。”

大皇子咬了咬牙,忍下心中的怒火。

等他即位,一定要让艳妃和岳子晏,生不如死!

敢抢他的东西,简直是不知好歹!

皇后冷眼看着自己这个有些自负的儿子,眼底有些蔑视。

要不是需要他震着朝臣,她才不会留着这么个废物。

不过很快,这南岳就是她高家的天下了……

“……殿下,您是没看见,皇后娘娘当时那个表情啊,都快把大皇子吃了!”

无垠捂着嘴忍不住发笑,她虽只是个宫女,但皇后和大皇子,她还真是看不起。

嗯,以她家殿下为标准,也没什么人能让无垠看得起。

“说得好像你看见了一样。”秋尘莲妩对此表示鄙视,无垠所知道的,还不是皇后母子身边的细作告诉她的?

无垠讪讪地笑了笑:“殿下,这不是有好戏看了嘛,您可别怪奴婢得意忘了形。”

“不必了,现在开始,咱们不插手了。”秋尘莲妩摇了摇头,“岳子晏能解决的。”

他要是解决不了,也白瞎了秋尘莲妩这么多年的教导。

岳子晏掌控了皇宫的事,她是不知道的,可见岳子晏瞒了她不少事情。

她是有办法时刻知道岳子晏的动向,但她并没有那样做,给了岳子晏足够的信任,却没想到,岳子晏竟然辜负了她的这份信任!

尽管秋尘莲妩把暗令给了岳子晏,但同时,她亦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关照他。

反正,岳子晏也不需要了。

现在,秋尘莲妩倒是比较好奇,艳妃接下去会怎么做。

岳子晏虽然还没登基,但皇帝已经以太上皇自居,艳妃是没理由和他同归于尽了。那之后,艳妃会和太上皇永居深宫,还是带他离开皇城?

不过,秋尘莲妩有一件事可以肯定,艳妃已经决定脱离神族,毕竟,顶着神族的身份和血仇后代在一起,她没这个脸。

无垠点了点头:“奴婢明白。”

“对了,本宫不是让你出去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秋尘莲妩倒腾着霰草,一边问。

其实现在秋尘莲妩更想喝桃花酿,可是当时被她喝完了。早知道楚云临这么快走,她就不应该把仅剩的那一瓮酒喝完。

不对,她应该回去再拿两大瓮子!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