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旭阳从天边缓缓升起,吞没一切黑暗,莲池里的一池星河,也换做了一池波光粼粼的鎏金。

楚云临突然抱住秋尘莲妩,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秋尘莲妩愣了愣,倒是没有推开他。

旭日爬上山头,楚云临这才松开她,转身往云苑走,秋尘莲妩听到他远远的低迷之音透过阳光传过来:“我要回西楚了,不过,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秋尘莲妩摸了摸下巴,低头沉思。

她是应该撤回西楚的人,还是让他们给楚云临添添堵?

抑或,帮他一把?

算了,西楚皇室也算是和她有仇吧,她还是管好南岳再说。

不过,如果楚云临回来要铲除皇室,她是要保岳子晏,还是帮着报仇?

有点纠结啊……

天亮了,皇宫里走动的人也多了起来,秋尘莲妩也不好在外面多待,便回了玉琅阁,却发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除了无垠,其他人都被调走,只有院门外还守着几个侍卫防止秋尘莲妩出逃,此时,偌大的玉琅阁显得很是冷清。

无垠有些紧张地看了秋尘莲妩一眼,得到允许,便连忙跑回房间。

她可不想再待在六皇子面前,会出事的。

“你怎么来了?”秋尘莲妩朝岳子晏走过去,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没什么异常,似乎没有被昨天的事影响到。

岳子晏看秋尘莲妩的眼神有些奇怪,他唇瓣动了动,半晌才道:“今晨,有人发现母……丽妃娘娘死了,没有人进过天牢,她身上也没有任何外伤,就像是突然暴毙了一样……是你对不对?”

他见过她杀人,手法和杀死丽妃的完全不同,但他直觉就是她。刚刚秋尘莲妩从外面回来,更印证了他的猜测。

秋尘莲妩扯了扯嘴角:“怎么?要兴师问罪?也是,她好歹养了你几十年。”

岳子晏被她这态度给激怒了:“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秋尘莲妩嘴角的弧度越发嘲讽,“那你是什么意思?派人多番刺杀楚云临,昨日甚至阻止我回宫,你利用我对你的信任监视我,你说说你是什么意思?”

岳子晏的怒火一下子消弭了,他不禁有些发虚:“父皇要将你嫁给他,我只有杀了他,才能阻止你远嫁。至于昨日……我怕你受不住打击。”

这话,他说得自己都觉得奇怪,秋尘莲妩哪里像是会被打击到的人?

而那句“监视”,岳子晏也只能忽略,而且,若是秋尘莲妩真要和他计较,就不会和他说话了。

“你杀了一个楚云临,能杀得了所有人吗?”秋尘莲妩不傻,何况岳子晏的话本就漏洞百出。

如果要阻止她远嫁,最根本的办法就是从皇帝入手,而不是单方面的刺杀。

何况,一介别国皇子死在本国,本就是一件麻烦又敏感的事情,岳子晏不会这么鲁莽,他根本就是针对楚云临。

岳子晏无言以对,顶着秋尘莲妩犀利的眼神,他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先去处理丽妃娘娘的事。”岳子晏找了个借口,赶紧离开了玉琅阁。

秋尘莲妩目光幽幽地望着岳子晏离去的身影,没有戳穿他,也没有强行把他留下。

或许是被昨天的事影响到了,即便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可岳子晏还是变得有些奇怪。

不,似乎他很早以前就变了。

一碰上楚云临的事,岳子晏的行事作风就鲁莽得不像他,难道楚云临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不应该……吧。

等秋尘莲妩想着去问问楚云临的时候,他已经走了,而且是一个人走的。

召音顶着楚云临的脸,很是怨愤地看着秋尘莲妩:“殿下临走时,命属下给公主殿下传句话。”

“他说了什么?”秋尘莲妩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她不觉得,楚云临能有什么话,非得命召音传达。

在莲池的时候直接说不就行了?

“殿下说,居此十多年,却多番遭到刺杀,之前是看在公主面子上,暂不予追究。等他回来,必将百倍还之。”

召音没想到,楚云临这些年遭受了那么多次的刺杀,竟然会和秋尘莲妩有关系!

殿下为了她不予追究,这也就算了,这次回国形势危急,殿下的处境亦十分凶险,可殿下竟然把他留下!

就为了有个名正言顺的由头,继续待在南岳国!

召音看秋尘莲妩的眼神越发怨念,这女子一定是个妖孽!

不知道给他家殿下施了什么妖术,竟然让殿下如此不顾大局。

“你家殿下不是回去夺皇位么?还想回来?”秋尘莲妩揉了揉额角,召音应该不知道楚云临真正的目的吧?

召音想翻个白眼,突然想起自己如今是在顶替楚云临,便压住了这个念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