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心殿此时有很多人,皇帝冷沉着脸坐在龙椅上,几年过去,虽然面色稍显苍老,可那锐利的眼神似乎更加的精锐。

此时艳妃已经哭晕被送到内殿去了。

而丽妃跪在地上,时而看看岳子晏,又看看皇帝以及气势汹汹的护国大将军一干人等,咬着牙脸色灰白。

岳子晏坐在皇帝下首,低着头,令人看不清脸色,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所有人都静静地等着秋尘莲妩的到来,安静的气氛压抑地让人喘不过气来。

秋尘莲妩尾随无垠走进大殿,一看这暗潮涌动的局势,眨了眨眼,嘟起唇朝皇帝踱步过去:“父皇,什么事这么急着叫我?还让无垠三番五次地吵我睡觉,我现在还困着呢!”

皇帝阴沉着脸,低喝一声:“放肆!”

秋尘莲妩像是被吓到了,愣在原地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皇帝:“父……父皇,你……你吼我?”

“跪下!”皇帝又喝了一声,冷鸷的目光犹如利剑。

秋尘莲妩往后退了一步,昂着头很是倔强:“不要,永慧没有犯错,凭什么跪!”

皇帝挥了挥手,殿外立即走进两个侍卫,强行按着秋尘莲妩跪下去,秋尘莲妩小胳膊小腿“挣扎不过”侍卫,被迫只得跪下,她咬着牙看着皇帝,眼神里尽是怨愤和不解。

很快,皇帝的贴身太监李公公端着一只碗走到秋尘莲妩跟前,钳制住秋尘莲妩的侍卫立即抓住她的手,李公公手拿着一根银针,秋尘莲妩一看,连忙大叫起来:“你干什么?本宫可是永慧公主,你敢动本宫一下,父皇一定砍了你!”

李公公心中很是不屑,她以为皇上还会如以往一般宠爱她吗?

不过,心中虽然这样想,李公公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丝毫,一脸虚假的笑意:“殿下,这是皇上吩咐的,您还是配合着些好。”

说完,狠狠地刺了秋尘莲妩一下,鲜红的血珠滴落在碗里,在清澈的水里晕开,细细的血丝蜿蜒扩散。

李公公那一下力道可不小,秋尘莲妩泪花都出来了,她看着皇帝哭诉道:“父皇,疼!永慧好疼!”

皇帝抿了抿唇,直接偏开头,似坚决,又似不忍看到自己宠爱多年的女儿受苦。

很快,李公公便取完了丽妃的血,丽妃估计是已经料到了自己的下场,倒是没挣扎。

李公公将碗呈到皇帝面前,皇帝只看了一眼,便摆了摆手:“丽妃欺君罔上,偷换皇子公主,罪无可恕,将她押入天牢,秋后处决。”

皇帝偏头看了眼秋尘莲妩,只见她绝美的面庞上挂满泪水,一脸迷茫和怨愤,看着极是悲戚,他心中不由微微一颤。

不知是因为在艳妃身边待得久了,还是其他原因,他此时竟然觉得秋尘莲妩有些像艳妃……

她,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永慧。”皇帝轻声唤了一声。

秋尘莲妩脸上慢慢浮现一丝喜色:“父皇……”

皇帝不知想到什么,脸色猛的一沉,他看向护国大将军,冷冷地吩咐:“爱卿,你和她说。”

“是。”

护国大将军是一个看起来很和蔼的老头子,尽管纵横沙场多年,杀敌无数,可从他身上却看不到半点身为将帅应有的气势和染血战场的戾气。

他走到秋尘莲妩面前,轻轻叹了口气:“当初你与六皇子出生时,丽妃设计换了孩子,其实,你是丽妃的女儿。”

秋尘莲妩一脸震惊:“外公,你……你说什么?”

护国大将军无奈地摇了摇头:“丫头,我不是你外公。”

秋尘莲妩跌坐在地上,看了看丽妃,又看看岳子晏,直接哭了出来:“怎么可能?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她抓住护国大将军的衣摆,满怀希冀地看着他:“外公,这不是真的对不对?你们为什么要骗我?是不是永慧惹你们生气了?永慧以后不胡闹了,外公你别骗我,别不要永慧……呜呜呜……别不要我……”

护国大将军为难地看着秋尘莲妩,有些不忍心拂开她。

其实他挺喜欢这小丫头的,别看她宫里宫外到处肆意妄为,可她在他面前却不怎么胡闹,乖巧体贴得跟件暖心的小棉袄似的。

许是知道他看出来了,索性在他面前就不装了吧。

护国大将军在官场沙场混迹了数十年,阅人无数,怎么可能看不出秋尘莲妩的伪装?

他没点破,只是想看看这个早慧的孩子能走多远,能爬多高。

只是,从一出生她就注定失去了争夺皇位的资格,如此聪慧,又有何用?

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太聪明了,并不是什么好事。

“你好自为之吧。”护国大将军狠心扯开衣摆,任由秋尘莲妩跌倒在地上。

纵然叫了几十年外公又如何?到底不是亲生的,当断则断。

“永慧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