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下,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秋尘莲妩和无垠被皇帝派人送回了辛月宫。

而艳妃……被皇帝关禁闭了。

子不教,父之过,秋尘莲妩竟然敢殴打楚云临,艳妃身为母亲也是有一定责任的,皇帝迫于无奈,只能把艳妃关在养心殿偏殿,至于这个“关”是什么样的关,那就只有皇帝和艳妃知道了。

“来人!拿点冷水来。青梅,把舒凝露拿来。”

无垠没有管自己,吩咐宫人做事,亲自动手处理秋尘莲妩膝盖上的伤。

此时,膝盖处即使覆着几层布料,也可看到丝丝血迹渗透出来,无垠皱着眉头,很快就让人拿来剪刀剪开布料,红红紫紫的痕迹让无垠倒抽一口凉气。

怎么会这样?

无垠小心地给秋尘莲妩上药,等宫人们把东西布置好,无垠便让她们下去,直到整个寝殿只有秋尘莲妩和无垠时,无垠才小声地问:“公主,这伤……”

无垠不知道该问什么,虽说公主娇身贵体,但是跪了几个时辰,也不该是这样的伤啊。

秋尘莲妩看着膝盖上的狰狞伤痕,半晌,挥了挥手:“上药吧,一会儿让他们小心楚云临,尽量别起冲突。”

无垠拿药的手一顿,疑惑地问:“西楚五皇子?”一个被抛弃的质子,有什么好忌惮的,而且她也让人查过,不足为惧。

不过,既然秋尘莲妩这么说,就说明楚云临是有危险的,所以,秋尘莲妩没有回答无垠,无垠也没再多嘴问。

反正,秋尘莲妩吩咐的,照办就是了。

寝宫瞬间安静下来,只有微浅的呼吸。

秋尘莲妩看着无垠将舒凝露涂在膝盖上,看着膝盖被慢慢白色纱布包裹住,轻轻拧起了眉。

真特么疼!

“公主,你这是何必呢?”无垠心疼地抚平秋尘莲妩因为疼痛而拧起的眉心,“要真想教训那西楚五皇子,您吩咐就好,何必亲自动手,反而连累了自个儿。”

秋尘莲妩拂开无垠的手,有些不耐烦:“行了,本宫做事你看着就行,别瞎操心。快去给本宫拿点吃的。”

她刚刚起床就被皇帝叫走,又被罚跪几个时辰,一天下来水都还没喝上一口呢。再不吃点东西,她不是疼死也得饿死。

无垠也知道,秋尘莲妩无论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考量,可是这次……

无垠抽噎了一阵,去厨房吩咐人准备吃食。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