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楚云临知不知道秋尘莲妩的想法,总之,秋尘莲妩一口气睡到了日上三竿才慢慢悠悠地让人服侍她起床。

结果,饭还没吃上一口,就被皇帝的人带到了辛月宫主殿。

秋尘莲妩捂着肚子,默默地听着皇帝在上面斥责她,左耳进右耳出。一边狠狠地拿眼角余光瞪坐在一边的楚云临。

很好啊,竟然去找皇帝告状!

“……你母妃的意思是,让你搬到云苑边上的玉琅阁去……永慧!有没有听朕说话!”皇帝突然拍桌子,一阵怒吼,吓得秋尘莲妩抖了两抖。

秋尘莲妩扁着嘴,手抚着胸口,一副被吓到了的委屈模样:“父皇,你吼我?”

皇帝揉了揉额角,放柔语气,尽量让自己没那么凶:“朕刚刚和你交代的,记住了没?”

秋尘莲妩嘟着唇,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完全没听到皇帝说了什么,记住才有鬼。

皇帝这才消了怒气,慢慢和颜悦色起来:“记住了就好,一会儿就让人给你收拾东西,搬到玉琅阁去。朕这些年实在是太纵容你了,让五皇子好好管管你,免得日后嫁都嫁不出去!”

秋尘莲妩不由瞪大眼睛,十分惊愕。

玉琅阁?不是在云苑旁边吗?

皇帝怎么可以让她一介正经公主住到那里去?

更何况云苑里还住着楚云临这个混蛋!

“父皇,儿臣不要去玉琅阁!”秋尘莲妩连忙反驳,“儿臣身为南岳公主,岂能与西楚五皇子住在一块儿,这不是让外边的人诟病吗?”

皇帝看着她,摇了摇头,就在秋尘莲妩以为皇帝改变主意的时候,皇帝却一本正经地说:“谁说你们住在一起了?你肯朕还不肯呢。还隔着一堵墙,别瞎说话!”

秋尘莲妩抽了抽嘴角,又听皇帝无奈地道:“何况这是你母妃要求的,你也知道你母妃那个性子……”

皇帝看着秋尘莲妩,没再说下去,但秋尘莲妩知道他要说什么。

真是够了,就知道让艳妃背锅。

不过,艳妃还真是背得起,毕竟楚云临在艳妃眼中,已经是女婿候选人了,没有之一。

因为之前被艳妃看上的候选人,一个楚云临就把他们甩了好几条街,艳妃凭借自己的眼光评价,如果还留着那些个候选人,有辱她的眼光。

不过,搬到玉琅阁的提议一定是皇帝提的!

为了自家女儿的终身,以及冠绝无双的准女婿,艳妃一定不会再缠着秋尘莲妩,皇帝也不再担心艳妃的心思不在他身上了。

秋尘莲妩咬牙,她迟早得被艳妃给卖了!

皇帝训斥完秋尘莲妩,又和楚云临寒暄一阵,便起驾回了养心殿处理政务。

皇帝训斥女儿,自然不可能留人下来,辛月宫主殿此时只剩下楚云临和秋尘莲妩二人。

楚云临迎着秋尘莲妩不善的目光,起身走到秋尘莲妩面前,带着一股子帝师范儿说:“午后,本皇子希望能在云苑看到殿下,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根本不给秋尘莲妩留下任何反驳的余地。

所谓后果,自然不可能只是和皇帝打打小报告这么简单,很明显,楚云临在威胁她。

秋尘莲妩咬牙,他竟然胆敢威胁她!

手中蓦然出现一根婴儿手臂粗的长棍,秋尘莲妩掂了掂,旋即毫不留情地向楚云临招呼过去。

秋尘莲妩把楚云临打了。

皇宫里因为这件事引起了轩然大波,楚云临的人一个劲地找皇帝讨说法,皇帝气得差点没砍了秋尘莲妩!

只是他不能这么干,不然就白白布了这么多年局了。

楚云临虽然只是个质子,好歹也是西楚的皇子,岂是能随便打的。即便不能杀秋尘莲妩,该罚的还是得罚,要是西楚借机发难,南岳得吃很大的亏。

秋尘莲妩跪在养心殿外面,神色无悲无喜,现在她身边只有一个无垠,也没必要演戏。

皇宫的人都在看她的笑话,想想也是,她从小到大嚣张这么多年,突然出了这种事,没出来痛打落水狗已经不错了。

当然,只是因为皇帝对她的宠爱还是在的,他们不敢而已。

“殿下,还有一个时辰,您再坚持一下。”无垠扶了扶秋尘莲妩有些歪了的身子,心疼地道。

秋尘莲妩顺势靠在无垠身上,老神在在,没有半点不适。

现在已经是秋季,天气还是有些燥热,跪久了绝对会出事。

得亏她有点东西,否则单凭现在的修为,还真控制不住。

只是身上的伤不能管它……跪着真心疼,要不是秋尘莲妩封闭了感知,早就受不了走人了。

从前只有别人跪她,她哪里做过“跪”这种动作?

秋尘莲妩可以肯定,她的膝盖一定肿得不能看。

在没有感知的情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