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结束还有好一段时间,秋尘莲妩穿过御花园,径直来到丽妃所居的珠沁宫。

当然,她不是为丽妃而来,那女人现在还在宫宴上坐着呢,她是为了来看看岳子晏。

岳子晏因为受伤,参加不了宴会,被独自留在了寝宫里,只有一个守夜的太监在门外打瞌睡,空旷的大殿显得无比冷清。

秋尘莲妩给那守夜的太监施了法,这才堂而皇之地走进寝宫,侧殿书房里还亮着光。

显然,岳子晏仍在读书。

她推开门,岳子晏小小的身影徒然一颤,看清来人是秋尘莲妩,紧绷的身体才慢慢放松下来。

“七妹,你不是去参加宫宴了么?怎么来了我这里?”岳子晏放下书,却并没有如往常那般去迎接秋尘莲妩。

他现在伤势未愈,能不动,他还是不想动的。

秋尘莲妩看着眼前明显比同龄孩子早熟不少的少年,轻轻一笑:“六哥又不是不知道那宫宴有多无聊,我还不如来看看六哥的伤势。”

虽然两人年纪一样,但表面上岳子晏比秋尘莲妩早生了一个时辰,叫一声哥哥理所应当。

岳子晏脸色明显沉了沉,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样:“多亏你的药,我的伤恢复得很快。”

秋尘莲妩为他把了把脉,从袖袋中拿出一个瓷瓶:“内伤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这外伤,还得委屈六哥再留一阵子,待八皇弟去了西楚再说。”

岳子晏看了秋尘莲妩一会儿,终究是沉不住气:“七妹,你告诉我,究竟是谁,要如此害我?”

秋尘莲妩看到岳子晏眼中浮现的隐隐的恨意,摇了摇头:“六哥,一身伤,让你留在南岳,这个代价很值。有些东西,以后你自会知晓,现在告诉你,对你没有好处。”

岳子晏唇瓣张了张,到底还是没再问。

他知道,他这个七妹很厉害,和她在人前表现出来的完全不一样。

他现在在秋尘莲妩的教导下,也清楚她如此做的目的,更何况秋尘莲妩在他面前展露了她的真实,岳子晏自觉不想辜负秋尘莲妩对他的信任。

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很多事,听秋尘莲妩才是对的。

于是岳子晏主动转移了话题:“如今朝堂之上局势如何?”

“虽然父皇还年轻得很,但是很多大臣已经开始结党私,拉帮结派,尤以大皇兄为甚。不过,你现在才十岁,还太小,这些事,你操心一下就好,但还没有那个资格插手……”

秋尘莲妩待了一会儿,同岳子晏说了一些朝堂上的事,便回了辛月宫,免得艳妃回去又看不到她。

皇帝虽然也会派一些人,状似无意地在岳子晏面前讨论朝堂的事,可到底还是太过于限制,完全没有她这样事无巨细的告知好,还附带解说。

所以,秋尘莲妩都会找机会,亲自教导岳子晏朝堂社稷之事。

虽然她现在顾忌着一些人,不敢动用什么力量,但是掐算命格还是可以的。

岳子晏命格坎坷,却是天生帝王之命,可谓是上天的宠儿!待他成长之后,或许有望一统天下。

她是可以从中作梗,可这样又有什么意思呢?

岳子晏如今感受不到父爱,丽妃对他只有利用,秋尘莲妩便借此在岳子晏心中占有一个特殊的地位,少了一个敌人,多了一个靠山,何乐而不为?

还能顺便给皇帝添添堵。

就是不知道,等岳子晏知道自己真实身份后,会不会恨她。

秋尘莲妩叹了口气,不再纠结这些东西,为了自己这一生能安稳,她也是蛮拼的了。

不过,皇帝对岳子晏所做的事还是欠了些火候。

估计是怕岳子晏年纪太小承受不来,毕竟是自己惟一一个看重的儿子,皇帝再如何心狠,也还是难免有些顾忌。

看来,她得给岳子晏加点料了。

既然岳子晏有望一统天下,那么,她干脆就让他一统天下好了。

清晨,太阳爬上穹顶,照亮皇宫的每一寸角落。

辛月宫外,一群宫人跪在门外,噤若寒蝉,生怕宫里的那位又发脾气。而寝宫内,一大一小两人隔着床幔大眼瞪小眼。

秋尘莲妩深呼吸一口气,才忍住想要咆哮的冲动冷声呵斥:“五皇子这是何意?本宫的寝宫也是你一介男子所能擅入的?”大早上跑到她这里来,有病啊!

楚云临俊美的脸上挂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仿佛昨晚那温柔的神色只是秋尘莲妩的错觉:“皇上已将殿下交由本皇子教导,日上云梢公主仍未起榻,向皇上以及艳妃娘娘请安,实在是不孝,本皇子自然要亲自过来。”

秋尘莲妩实在忍不住,抓起枕头直接朝楚云临扔了过去:“麻烦五皇子注意重点,这是本宫闺居,岂是你一介男子能来的?五皇子这是要毁了本宫清白?”

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一上来就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