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怎么不买,别说五两金子,就是五十两我也买。”谢杏婉一咬牙,将钱袋里所有的银钱掏了出来,终于凑齐了五十两。    老板依然摆了摆手说:“不是金五两,是金五十两。”老板伸出一只手,在谢杏婉面前晃了晃。    听到这里,谢杏婉松了一口气。冲动当真要不得,花五十两买一盏灯,事后她该悔死了。刚才话一出口,将银子掏出来后,她就想变卦,涨价就好,涨价她就可以反悔不买了。不是每一次漫天要价都是坏事,至少这一回她不用硬着头皮花钱买一盏无用的灯。    “这价钱太高了,我买不起,您想买您请。”谢杏婉坦然一笑,丝毫不掩饰囊中羞涩的事。    男人看了她一眼,又往小摊贩上瞟一眼,随即摇了摇头。    “金五十两太贵了,我也不想买。”    两人一前一后放弃购买,见过市面的老板表情不变,重新坐回椅子上,悠然自得地等候下一个客人上前询价。刚才丢失的那单生意,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既然决定不再买那盏灯,谢杏婉便不再多看它一眼。管它是真是假,她没钱是事实。不过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像没钱的样子,怎么也不买了?    谢杏婉余光瞥了他一眼,正好与看过来的男人对视。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个男人看着不年轻了,因为他的眼睛里装了很多东西,谢韫曾告诉她,人的眼睛是最不会骗人的。可是看他的脸,又不像个年长的。    “怎么,我的脸上有花吗?”男人忽然开口问,谢杏婉摇了摇头。    “您脸上没花,也没脏。只是我觉得您看着······”话未说完,谢杏婉忽然意识到不妥。    “抱歉,是我莽撞了。”她的想法不合常理,问出来太奇怪了,让人觉得被冒犯就不好了。    “无妨,比起你的道歉,我更想知道,小公子刚才的问题是什么。”男人的笑像春日的暖阳,洒在身上,无处不舒服。极易让人放下心防。    “我就是想说,您看着漂亮得有些过了。不过,我娘告诉我,不可以说男人漂亮。”谢杏婉一本正经地扯谎,看着再诚恳不过了。    听了谢杏婉的话,男人轻哦一声,显然他并不认为谢杏婉说的是真的。男人信不信谢杏婉不在乎,她和男人就见这一次,现在能搪塞过去就行了。    “地市一月开放三日,我看小公子什么都没有买,不如结伴同行。”    “抱歉,我想独自一人看,失陪。”说罢,谢杏婉钻入人群中。身后男人的声音传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小公子。”    虽然没有在后背上长一只眼,谢杏婉却感觉到,有一道目光紧紧锁在她身上,直到她从地市出来,才发现自己额上冒出了一串细汗。    “大热天的,就算地市在地底下,也热啊!”从地市的出口出来,谢杏婉走进宝华楼。云馨和娇蕊都在茶室里等候着,却不见章蔓华和她带到地市里的两个丫鬟的身影。谢杏婉挑眉问道:“蔓姐姐呢?她不是早回来了?”    “我和娇蕊姐姐一直在这里守着,章姑娘不曾回来过。姑娘不是和章姑娘一起去转宝华楼了?”云馨忙起身迎过去,谢杏婉一听这话,掉头就往外走。    元宵夜发生的事情涌现心头,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席卷全身。谢杏婉不敢想象,如果章蔓华也和翠环一样遇到了危险的事······    “姑娘,您等等,我和您一起去。”娇蕊和云馨追上去,刚追到门口就不见了谢杏婉的身影。    谢杏婉一路跑出来,心中滑过数种可能。可当她在宝华楼的一楼看到章蔓华和她在地市里遇到的那个男人站在一起交谈时,谢杏婉停下了脚步。    看两人谈兴正浓,并不像初识的样子。男人手上拿着一个八角宫灯,与她在地市小摊上看到的一模一样。难道她走后,男人返回去找老板将那盏灯买下来了?    谢杏婉不敢离太近了,听不清两人说了些什么。只见章蔓华接过男人手上的八角宫灯,随后又说了两句。似乎感觉到什么,男人突然往谢杏婉所在的方向看过来,谢杏婉侧身躲开。    “怎么了?”章蔓华顺着男人的目光看过去,什么也没有看到。    “没什么,今天遇到了一头爱撒谎的小狼,刚才我好像看到他了。如果你没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    “谁这么倒霉,被你瞧上了?”章蔓华笑着试探道。    “不可说,以后你就知道了。”男人转身离去,章蔓华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谢杏婉走得飞快,刚才男人看过的那一眼,让她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实在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她重重吐了胸中积压的一口气,脚下的速度更快了。谢杏婉一口气冲上楼,只见台阶的尽头倚着一个身穿广袖长袍的男人。    见谢杏婉停下脚步,面上的表情严肃起来,男人轻笑道:“小公子,真巧,我们又见面了。”男人那张双目含笑的脸出现在面前,谢杏婉本能地后退一步。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