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谢杏婉起了个大早。昨日归家,谢杏婉照旧给谢韫请安后,本打算去找章蔓华,看看她的情况,结果被云馨劝住了。章蔓华初来乍到,肯定有很多东西要收拾,如果她贸贸然过去,章蔓华还要抽时间陪她,必定会打搅到章蔓华收拾东西。谢杏婉觉得云馨的话有理,便歇了去找章蔓华的心思,仍旧回她的定坤斋。只等明日再去找章蔓华。    没想到第二天她一早起来用过早饭,去嘉禾堂给王氏请安时,竟然在嘉禾堂见到了来给王氏问安的章蔓华。    章蔓华着一袭海棠红衣裙,就像开在春末初夏的海棠,娇艳明媚。    “蔓姐姐来得可真早。比我们几个都要早,可是昨夜初来乍到,睡得不踏实?”    谢杏婉鲜少说关心人的话,王氏听了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这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屋子布置得很舒服,我睡得很好,多谢三妹妹关心。”章蔓华莞尔。    “娘,蔓姐姐以前在京城生活,从未来过江南。现在好不容易过来了,要不出去看看,那就太可惜了。不如我陪蔓姐姐出门看一看,有什么要添置的,正好一起买了回来。”    王氏看着谢杏婉那双满怀期待的双眼,特想一口否决了她的提议。要不是有章蔓华在跟前,她得给谢杏婉留点面子,她绝不会应下。    “也好,章姑娘难得来一趟,若你方便,我们明日便去宝华楼看看。”宝华楼是城里最大的宝楼,除了珠宝,各式新颖的物件一应俱全。    “娘也去?”谢杏婉眼睛里诧异的光一闪。    “怎么,我去不得。”王氏反问道。    “娘出门这么久了,家里肯定有很多事等着娘处理,陪蔓姐姐去宝华楼的事,有我就足够了。”如果王氏跟着,她们多不自在啊!谢杏婉本能地推脱。    “所以才要明日去,等我今日将家里的事情理顺了,明日就有功夫了。”王氏微微笑道,不给谢杏婉反驳的机会,追问章蔓华。    “章姑娘意下如何。”    “多谢太太,明日就好。”章蔓华见谢杏婉还要说些什么,冲她眨了眨眼,谢杏婉长眉上挑,却没再说话。谢杏婉这么听章蔓华的话,王氏到不怕章蔓华使了什么手段,只能说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当真奇妙。就是与谢清婉和谢丹婉相处,也没见谢杏婉有这么乖顺的时候。王氏心中暗暗称奇,等到晚上夫妻夜话,王氏与谢韫说起这件事时,谢韫不由得感慨万千。    “我还以为,在这个家里,杏婉就对我一个心悦诚服,没想到出门一趟,心就跟人跑了,果然女生外向啊!”谢韫捋了一把下巴上的胡须,王氏看了他一眼,无语以对。她觉得谢杏婉之所以会有恃无恐,就是因为有一个偶尔不着调的谢韫在后面护着。    “老爷,夜了,睡吧,别多想了。”    谢韫得不到肯定的回答,也不恼。随后一夜无话到天明。    另一边,谢杏婉在章蔓华处用过晚饭,踱着步子走在回定坤斋的路上。回到家里后,比在马车上方便了不知有多少。而她今天也如愿以偿地看到了章蔓华的收藏盒。除了送给她的这副做工精巧的袖里箭,章蔓华的收藏盒里还有很多宝贝,今日章蔓华有意再送她一把伸缩匕首,她也确实喜欢,但是她之前曾收下章蔓华的袖里箭,没道理再拿章蔓华的东西。她是真心将章蔓华当姐姐,可不是为了从她那里得到好处。那把伸缩匕首她非常喜欢,可以说章蔓华收藏盒里的宝贝物件她都喜欢,可她不能因为自己喜欢,就心安理得地将那些东西据为己有。与其拿,不如跟着章蔓华学习怎么做。以后不管她想要什么,都能自己做出来多好。    一想到这里,谢杏婉就十分遗憾,明天出门王氏会陪她们一起。有了王氏,她想要买一些特殊的材料都不方便,如果明天突然发生一件大事,或者有客登门拜访拖住王氏就好了。    谢杏婉半是遗憾,半是希冀地入睡了。令她没想到的是,她一觉醒来真的希望成真。因为有客人忽然登门,临到出门了,王氏也不得不留下来,只得交代娇蕊陪着她们一起去。听到这个消息,谢杏婉脸上的笑容忍都忍不住,王氏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费大力气忍住了才没开口呵斥她,索性转身离开。眼不见心不烦。    没了王氏在一旁盯着,谢杏婉如放出了牢笼的鸟,后生两翼,只待高飞。    “蔓姐姐,我们走。”谢杏婉跳上车,伸手拉了章蔓华一把,车帘晃了两下,车内传来谢杏婉清脆的声音:“走,去宝华楼。”    宝华楼谢杏婉去过好多次,不过她去那里,买的从来都不是珠宝首饰。宝华楼有一个地市,一般不对外开张,只有每个月初四到初六对外经营三日。谢杏婉也是有一次误打误撞才知道宝华楼的地市,不过那时候的她手上缺钱,没能将看上的东西买回去。今天她带的钱不多,要想买小物件应该足够了。实在不行,她就将那些没有记号的东西兑出去。地市里可以以物易物。今天不早不晚,正好是六月初五,宝华楼地市开门的日子。若是王氏跟来了,她们或许可以找机会溜到地市里看一看,却没办法看个痛快。现在王氏留在家里,谢杏婉怎能不开心。    马车从燕子胡同出发,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宝华楼,今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