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好像说了不该说的。看着谢清婉强颜欢笑的样子,谢杏婉微微有些懊恼刚才说话不经过脑子。    “大姐姐,对不住了。我不会说话,你别放在心上。”谢杏婉诚恳道歉,然而她的话一出,谢清婉只觉得心上再被插上了一把刀。谢杏婉承认自己不会说话,却没否认她已经胖成了一个球的事实。谢清婉斜了王文渊一眼,满是嗔怪。    王文渊讪笑一声,碰了碰鼻头,轻咳一声掩饰尴尬。谢清婉自打怀孕后,因为不停地进补,随着肚子一日日增大,身体也越来越胖。其实胖点就胖点,抱着还挺舒服的,他又不嫌弃。可谢清婉不是那么想的,总觉得现在的她因为长胖变丑了,不时唉声叹气的。为了将怀孕期间长在身上的赘肉去掉,生下同哥儿后,谢清婉每日严格控制饮食,他都要看不下去了。因此时常在谢清婉耳边说她其实没胖多少,还让丫鬟将谢清婉以前的衣裳都收起来,绝不能让她看见了。谁知,他努力了好长一段时间,就因为谢杏婉的一句话前功尽弃。    “同哥儿正醒着,再等一会儿就要睡了,姑母不如先去瞧瞧他。”王文渊是王氏的侄儿,虽说现在成了王氏的女婿,也就在外面改称王氏为岳母,只有自己家人时,多是叫王氏姑母。    王文渊岔开话题,王氏点头应下。眼角余光扫了谢杏婉一眼,心中长叹一声。不管在哪里,谢杏婉总能闹出事情来。还好谢清婉是自己的女儿,性子顶顶好,又是从小看着谢杏婉长大的,深知她的秉性,不会真的怪责于谢杏婉,否则今日就真丢脸丢到娘家来了。    同哥儿虽然醒着,王氏一行人过来时,他刚好尿了,乳娘正在给他换尿布,而谢清婉和王文渊一听说王氏来了,便急匆匆迎出来。王氏几人走进去时,乳娘已经给同哥儿收拾妥当,醒着的同哥儿双手握成小拳头,睁着一双乌黑水灵的大眼睛四处看,巧妙的是,王氏将他抱在怀里时他不笑,谢清婉抱的时候他也没笑,到了谢杏婉双手僵硬地抱着他时,他竟然冲谢杏婉眯眼一笑,谢杏婉瞬间喜上眉梢,抱着同哥儿的手也不僵了。    “大姐姐,同哥儿刚才冲我笑了。”    一旁的谢明泽就看不得谢杏婉这幅没见过市面的傻样子,小孩子而已,谁抱都不是一样的?不过是恰好轮到她抱时,同哥儿无意识的咧嘴笑了,也值得她这般高兴。    兴许双胞胎之间真有妙不可言的直觉,谢杏婉忽然间就抱着同哥儿走到了谢明泽身边。    “三弟,要不你抱抱?”    不等谢明泽回答,谢杏婉直接将人放到了谢明泽手上,看着十分莽撞。叫一旁的乳娘看得心惊胆战。反倒是王氏和谢清婉没有一丝担心,谢杏婉闹归闹,该有的分寸她还是懂的,她放开手时,谢明泽已经接住了同哥儿。    谢明泽浑身一僵,那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袭来,让他紧抿嘴唇,严阵以待。恰此时,怀中的同哥儿四望的视线忽然集中起来,与谢明泽对上了,谢明泽心中涌过一股怪异的情绪,就见同哥儿小嘴一瘪,敞开嗓子大声嚎哭起来。    谢明泽鬼使神差般的避开乳娘,将同哥儿再次交到了谢杏婉手上。也是巧了,刚刚还在哭的同哥儿,一到谢杏婉手上就不哭了,还打了哈欠,眼睛几睁几闭,就那么睡着了。    “看来,同哥儿是真的很喜欢杏婉表妹。”王文渊大为吃惊。时人有抱子不抱孙的规矩,王文渊人前不会抱同哥儿,人后却抱了好多回了。同哥儿就没对着他笑过,有时候被他抱着,还要哼唧几声。因此,谢杏婉将人抱过去的时候,他还以为同哥儿会因为谢杏婉抱他的姿势不对,让他不舒服了要哭,没想到他竟然在谢杏婉的手里睡着了。    别说王文渊,就是谢清婉和王氏这对母女见了,也颇为奇怪。最后,在谢杏婉怀里睡着的同哥儿被乳娘抱下去睡觉,王氏则留下来和谢清婉说一会儿私房话。坐不住的谢杏婉被王氏交到谢丹婉手上。没人看着,王氏不放心谢杏婉和谢明泽两姐弟一起出去溜达。    不得不说,王氏的担忧是正确的。就是谢丹婉,本以为今日在外祖家,只要她好好看着谢杏婉和谢明泽,绝不可能出事。可她却忘了,有一种人天生就有一副招惹是非的体质。    如谢杏婉,不过是从池边路过,就跳下水捞了一个人上来。    落水的是建安伯府上三姑娘,二八年华,正是一个女子年华最好的时候。周遭不见一人,难道是一时想不开投水自尽了?建安伯府上的姑娘在王家办满月宴的时候,上王家来投水自尽,于两家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谢杏婉心中奇怪,却不敢穿着湿漉漉的一身去弄清楚这件事。无论如何,先换衣服。    好在水池的旁边有一座水榭,谢杏婉将人从水里捞出来,逼出她肺部呛入的水后,便转身到了后头换下一身湿衣服。今天的事情,她虽然莽撞行事了,但是她不可能见死不救,只是这样一来,王氏的交代又被她丢到了脑后,也不知王氏知道这件事后会不会生气。    “二姐姐,她怎么样了。”谢杏婉换好衣服出来,头发也由云馨伺候着擦干重新挽了个髻。大家闺秀出门,为了避免意外发生,都会提前准备一身备用衣裳。谢杏婉的衣服云馨都是一早与她备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