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王氏不同,谢杏婉的大伯母曾氏给谢家一口气生了五个儿子,大伯父谢涛唯一的女儿是妾侍所出,刚刚三岁。而谢杏婉最大的堂兄已经娶亲,所生的孩子比谢涛的小女儿还要大。和谢韫不同,谢涛有一群美妾。因谢老太太不喜欢出身不高的曾氏,这些年谢老太太时不时给谢涛物色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子,伺候谢涛。因此,谢涛身边最不缺环肥燕瘦的美人儿。曾氏也没有因此和谢老太太生疏了,她该请安请安,该给谢涛的妾室立规矩就立规矩,除了出身不高这一点,在谢家,曾氏并不惹人生厌。    便是如今生了五个儿子,年华不再,谢涛对这个当年他执意娶进门的妻子还是满意的。没了惊人的美貌,曾氏在他面前,依然温柔小意。罚几个妾室算什么?妻就是妻,妾就是妾,该有的规矩不能废除了。妾若忘了本分,家就不成家。曾氏是他的妻子,妻是将来要与他一同长眠地下的人,妾不过是他偶尔消遣用的,他已经享受了齐人之福,也得给曾氏正妻身份相应的尊重,只要曾氏不过分了,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好在曾氏一直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从不曾越界,这一点是谢涛所满意的。    善于经营的曾氏在谢家有不错的人缘,孝顺二老,延绵子嗣有功,对下人和善,除了谢老太太因为天然的偏见,曾氏几乎没有什么能被人诟病的地方。不过这一切都是在王氏嫁入谢家之前。谢老太太生了两儿三女,谢韫是谢老太太三十多岁才得得最小的儿子,因此等谢韫成婚,曾氏已经嫁入谢家有十年之久。高门大户的王氏进门后,谢老太太不便在王氏这个出身高的儿媳妇面前摆谱,就加倍的在曾氏身上找回她做婆母的威严,人都是不患寡患不均。时间长了,曾氏不敢拿谢老太太怎么样,对上王氏难免有些不舒服。是以,王氏夭折了第一个孩子,没有生出儿子的那几年里,曾氏没少拿话堵王氏,王氏是个要强的,人若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她可不管曾氏是因为什么对她生出不痛快来的,既然曾氏不愿与她交好,她也不会舔着脸巴巴地凑过去给人打。因此妯娌两个关系一直不大好。    所以,即便稍稍有些迟缓的谢杏婉在宁远堂见到曾氏和王氏会面的情形后,也感觉到了王氏和曾氏之间让人不那么舒服的情绪在浮动。    尽管如此,谢杏婉不得不承认,即便是年岁大了,依然可以看出曾经的曾氏是个美人。谢杏婉坐在一旁吃着茶,目光时不时在王氏和曾氏身上流转,她实在没办法昧着良心谎称曾氏的相貌不如王氏。比容貌,年轻的王氏确实要略逊一筹。不过,她还是更喜欢王氏一些,除了王氏是她的亲娘,那就是王氏身上有一种曾氏所缺少的大气端庄,让人更愿意亲近。而曾氏看似和蔼可亲,却让人望而却步。    曾氏,并不如她表面展示出来的那样,容易相处。或许是犯险挨打的次数多了,谢杏婉的直觉一向很准。夜里,姐弟二人回他们住宿的院子。谢明泽将她送到大门口后,忽然提起曾氏:“三姐姐若是没什么事,还是少去大房的好。”    “京城我们住不了多长时间,没事我去大房做什么?”谢杏婉难得没有反驳谢明泽,随意点了点头,进了自个的屋子,由着云馨给她铺床。    一夜好眠。    第二日清晨,云馨将她叫起来,谢杏婉十分配合地由着云馨伺候她更衣洗漱梳头。翠环死后,王氏担心谢杏婉身边原来几个小丫鬟不能好好照顾她,便将自个调·教的云馨拨到谢杏婉身边来伺候她。云馨不但有一双巧手,而且心细如尘,照顾谢杏婉王氏比较放心。谢杏婉屋里的事,云馨没两天就完全接手了,还将她的喜好弄得一清二楚。若说云馨伺候了她一两年,都不会有人怀疑。    对云馨,谢杏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只不过人都是讲究先来后到的,她喜欢翠环,翠环就无可替代。或许将来的某一天,云馨也会如此。    因今日要去王家吃满月酒,云馨给她挑了一件新做的红衣裳,穿上后越发趁得她唇红齿白。如今谢杏婉年纪尚小,再过几年,等她的脸长开了,将越发的美艳不可方物。    “姑娘今儿个穿这一身再合适不过了,喜气。”云馨对着铜镜,低头说话。纤纤五指在谢杏婉乌压压的秀发中穿行,不一会儿就给她挽好了头发。谢杏婉不喜欢复杂的发髻,不过今日不比平时,不能随便梳几下就算了,既要让谢杏婉满意了,又要拿得出手,能过得了王氏这一关,就不那么简单了。云馨给她梳了个垂鬟分肖髻,头发上佩戴了一朵轻盈的蝴蝶珠花,有画龙点睛之功,活泼俏皮又不繁琐累赘,适合谢杏婉这个年纪。    谢杏婉是最后一个过来的,谢丹婉和谢明泽已经到了。王氏见到谢杏婉时,笑着点了点头。一袭葱绿色儒裙的谢丹婉清丽可人,身着红裳的谢杏婉明艳动人,她这一双女儿就算放在美人如云的京城中,也不会叫人完完全全压去了风头。何况,只要谢明泽和谢杏婉站在一起,姐弟二人一模一样的脸很难不让人印象深刻。有这样几个孩子,王氏是骄傲的。    “母亲,马车已经准备好了。”谢明礼提前一步去查看马车的情况,到不是王氏因为他庶子的身份才安排他做这些杂事,而是谢家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