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杏婉的那块帕子,最终被她收到了盒子里,压在箱底,无人问津。而陆迟因为要赶回去过年,是以第二日就告别谢韫和王氏启程回家。    送走了陆迟,谢杏婉说不上松一口气,似乎这一回没和陆迟出门,两人也就在花园里见了一次,陆迟还帮了她一把,她对陆迟的反感似乎没有从前那么深了,不过要她同意嫁给陆迟,那是不可能的。但凡有可能,她都要坏了她和陆迟的这门婚事。    几天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一年走到了头。谢家的年节和往年没有多大的差别,只不过和往年相比,少了一个谢清婉。再过两年,等谢丹婉嫁了,人就更少了。谢杏婉和谢明泽同年,然而谢杏婉已经定亲,肯定会在谢明泽娶妻之前出嫁,谢明礼要走科举的路子,不宜太早成亲,往后几年内,谢家过年时,人只会一年比一年少。这么一想,谢韫的心情瞬间低落了不少。    “爹,您怎么了。”谢杏婉一眼看过去,正好发现了谢韫神情里滑过的一丝低落。    “今年没有准备烟花,爹在想你和泽哥儿会不会失望呢?”谢韫笑容温和。    “当然不会,我和三弟已经长大了,早就不玩那些东西了。”谢杏婉眼睛里亮晶晶的,恰此时,夜空中传来砰地一声响,一朵五彩的烟花绽放开来,瞬间照亮整片夜空。爆竹声铺天盖地而来,新年到了!    正月里照旧是要走亲戚给长辈拜年。从初一到十四,谢杏婉没少跟着王氏出门走亲戚,好不容易到了元宵这一日,王氏终于同意放她出门赏灯,条件是谢杏婉必须带着人出门,不能独自行动。只要能顺利出门,身边跟着人又怎样?    然而,等到真的出门时,看到王氏安排跟着她和谢明泽一起出门的十几个人,谢杏婉脸上的笑容一僵。    “三姐姐是嫌弃人多了吗?娘交代过的,如果三姐姐觉得人多了不方便,元宵节就在家里待着,可以不出去的。”谢明泽心情十分好,和谢杏婉一样,他也期待元宵节。至于王氏安排这么多人跟着,他一点也没有不自在的感觉,毕竟绝大多数人都是为了看着谢杏婉,以免她在外面乱来的,至于他,该怎么走还怎么走。    谢杏婉挑眉看了谢明泽一眼,突然揪住了谢明泽的耳朵,拉着他往外走。谢明泽被揪得哇哇大叫,那优雅的贵公子形象被丢到了九霄云外。谢杏婉眉飞色舞,神采飞扬。王氏在嘉禾堂里听了下人来报,直摇头。    “裘妈妈,我这心啊,总觉得不安。我是不是不该放杏婉和泽哥儿出去。”    “太太且放宽心,三姑娘虽然性子鲁直,却不是莽撞胡闹之人,今日过节,太太有交代在先,又安排了不少人跟在三姑娘和三少爷身边,有那么多人看顾着,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王氏长叹一声,反问起谢丹婉。谢丹婉一向不喜欢热闹,人山人海的地方,她都不爱去。    “听人回报,二姑娘在凝霜阁摆了席面,挂了花灯,正和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们猜灯谜,饮酒玩乐。”    王氏笑道:“她们姐弟三人,也就是丹婉能让我省点心。”    至于王氏嘴中那不省心的两个,此刻已经在灯如昼的街市上了。既然要赏灯,晚上比白天更好看。姐弟两人傍晚出门,到了街市上时,道路两旁的商铺,小摊上已经挂满了各色花灯。除了花灯,街市上最多的就是观灯的人了。这一日,不论男女老少,只要有心都会出门观灯。即便是平日里鲜少出门的大家闺秀,在这一日也会出门赏灯。因此,灯下看美人也是元宵的一大特色。    谢杏婉为了方便出行,早早地换了一身男装,跟在她身边的翠环也作小厮装扮。谢明泽身后站着洗墨。王氏派来看着他们的人,早就被谢杏婉甩到了脑后头。她是答应了王氏,让那些人跟着她一起出门不错,但是那些人能不能跟上她和谢明泽的步伐,那就不是她的问题了。对此,姐弟二人心照不宣。一群人跟着,哪有几个人自在?    比起姐弟二人的满不在乎,翠环和洗墨则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唯恐两个祖宗惹出什么事来,累得他们无法回去交差。好在,这一路谢杏婉和谢明泽只是看灯,买些有趣的吃食,偶尔猜几个灯谜。直到谢明泽出手替一个孩子拿回了荷包。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谢明泽将荷包交还到小孩手中后,姐弟二人找了个小摊坐下,叫了四碗馄饨。等待的过程中,谢杏婉提起刚才的事,嘴边挂着一丝显而易见的笑容。    “今天的太阳肯定不会从西边出来,它不久前才从西边落下去。或许,明天会。”谢明泽无所谓地笑笑,有些漫不经心。    觉察到谢明泽的不以为意,谢杏婉多看了他一眼,疑惑道:“怎么了?”    “也不知道今夜这繁华热闹之下,又有多少家庭要劳累奔波了。”每年元宵夜,总有孩童走失的事件发生,哪怕官府严查,总有一些拐子敢于冒险下手。谢韫今天还在衙门里,就是因为上峰有令,即便谢韫平日不司其职,也被拉了过去。如刚才这般丢了荷包还能找回来的,真是大幸。    “奔波劳累?”谢杏婉没有深想,不过她看谢明泽的表情,就知道他脑子里惦记着的不是什么好事情。她一拍桌子,连带着茶壶和茶碗都移动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