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无羡以为自己是真的吃多了,只要少吃一点,再睡一觉,起来后又在云深不知处了溜达几圈,逗逗小苹果,玩玩兔子,应该就消化得差不多了。  结果在吃晚膳的时候,又吐了……  这次无论魏无羡怎么说,蓝忘机都坚持要让魏无羡去看郎中。  “哎呀!哎呀!都说了是最近吃多了,没事的,不用看郎中的!”  蓝忘机不也不听魏无羡多说,直接拦腰抱起,扛在背上就要去找郎中  “啊!松手!我不要去!”魏无羡在蓝忘机背上挣扎着,抱着门柱子死不放手。  “不行,今日,你无论如何都要跟我去看郎中,你这样反复地想吐,一定是身体出了问题,今日你必须去,说什么都没用。”  “蓝湛~,蓝忘机~,含光君~,蓝二哥哥~,我们不去看郎中好不好,我可是夷陵老祖唉~,要是真的被郎中诊出个什么乱七八糟的病来,这一传出去,我这老祖的面子还往哪搁啊~,这让我以后还怎么在外面横着走啊?”  蓝忘机一愣:“你不愿见郎中……是因为担心在外面丢了脸面?”  “啊?”魏无羡也是一愣,连抱着门柱子的手都不自觉的松开了,“哦……算是吧。”其实魏无羡只是单纯的不想去见郎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那好,我们不去见郎中了……”  “真的?”  “我们去找兄长。”  “啊~”  魏无羡还想再反抗一下,结果直接被含光君继续以拦腰抱起的姿势给带走了……直到在药园里找到蓝曦臣才将魏无羡放下。  “兄长。”蓝忘机叫了一声蓝曦臣。  “忘机?你怎么……哦~”蓝曦臣原本还奇怪,蓝忘机为什么会在这,在看见站在他身边的魏无羡后,一下就了然了。  “呵呵,见你如此匆忙,可是阿羡有什么反应了?”  “嗯,有一点。”  “进屋再说吧,外面风大,伤了身子就不好了。”说着就放下手中的药草,往屋里走去。  进屋后,蓝曦臣先是帮魏无羡和蓝忘机倒了杯茶,然后向魏无羡伸出了纤细的手。  “来,将手给我吧。”  “哦,好。”  魏无羡乖乖的坐在屋里的楠木桌旁,一手紧握着坐在身旁的蓝忘机的手,一手放在桌上,紧珉着双唇。  蓝曦臣轻轻地将手按在魏无羡的手上,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反复给魏无羡把了几次脉,才又恢复了往日温文尔雅的模样。  “忘机就放心吧,阿羡这确实是有了呢,你们也真是的,这都有了三个月了才注意到,太不细心了。”  听到蓝曦臣说魏无羡有了,蓝忘机万年死面瘫的脸上扬起了的笑容,惊喜万分地对蓝曦臣说道:“兄长,你说,魏婴有了!?”  “对啊。”  “此话当真?”  “怎么?为兄还会骗你不成?”说着还伸手轻轻地拍了拍蓝忘机的肩,“以后只要注意别再让阿羡干有危险的事,夜猎在阿羡把孩子生下来之前,也还是别让他参加了,万一夜猎时出现个什么意外,孩子没了到不担心,但要是伤到了阿羡身子就不好了,别再让阿羡去爬树了,当然房顶什么的也是不行的,万一摔下来了怎么办?也别再让阿羡乱吃东西了,以后他要是想吃什么东西,先来问问我,万一吃进了什么对胎儿不好的东西,你的小宝贝可就没了…………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蓝曦臣一口气把要注意的事项都告诉了蓝忘机,魏无羡在一旁听得头都大了,蓝忘机却是满脸严肃地认真听着,毕竟是背过四千多条家规的人,这点内容又算得了什么呢?  半个时辰后,蓝曦臣终于将怀孕期间要注意的事项都交代清楚了,末了还不忘问蓝忘机是否记住了,而魏无羡早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满面的无奈,微微低下头,耳朵微红地对蓝曦臣说道:“抱歉,兄长,魏婴他最近……”  蓝曦臣只是一幅我都懂的表情笑着,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睡着了的魏无羡,微微压低了声音。  “我知道,毕竟是有身孕的人,嗜睡些也很正常,你还是快些带他回去吧,这样趴着睡,对大人、胎儿都不好。”  蓝忘机也轻声应到:“是。”于是伸手打算抱起魏无羡,却又听见蓝曦臣说了句:“阿羡有了身孕,房事~还是少行些好,以免伤到胎儿,同塌而眠还是可以的,但是当心些阿羡的肚子。”  因为听到了某个让人害羞的词,蓝忘机的头低得更低了,耳朵也更红了。  只能听见很小的一声:“嗯。”然后趴在桌子上的人和站在他身边的人都不见了,只留下蓝曦臣和一扇随风摇晃着的门。  蓝曦臣望着蓝忘机远去的背影,笑着叹了口气。  “唉,都长大了啊……”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