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树的话语充满了鼓动与诱惑,志信的呼吸有些急促,一边是地狱一样的痛苦折磨,一边是天堂一样的美好生活,他很快就做出了最正确选择。

他落在对方的手上能够保住性命已是万幸,反正被刻下咒印之后逃脱不了被控制的命运,本以为自己以后只能做个毫无自由的奴隶傀儡,没想到绳树会做出如此慷慨的许诺,并让自己成为他的族人!他对绳树这位木遁继承者的未来非常看好,作为一个叛忍他必须加入一方势力,还有比他更好的选择吗?至于说更换千手这个姓氏对他来说完全没有问题,因为他的平民出生根本就没有姓氏,就如绳树所说能被冠以千手这个高贵的姓氏是他荣耀!

想通了这些他郑重出言道:“多谢大人厚赐!志信誓死效忠!”

绳树闻言一脸笑容:“很好!以后志信君和我就是一家人了!现在我就给你留咒印作为千手分家的凭证!”

绳树为千手一族设计的咒印铭刻部位与日向一族的笼中鸟一样,都是刻在额头之上与大脑相连,这样不仅能控制受印者的身体,而且几乎不可能解除。因为其他器官上的咒印,如心脏手臂等,或许可以通过移植等手段来解除,但是大脑却不能更换。

绳树之所以一定要等志信心防崩溃之后才刻上咒印,是因为此咒印与受印人的大脑相连,如果受印者的大脑中有强烈的反对意识,在下印时会出现波动影响咒印的稳定,轻则刻印失败咒印消散,重则受印者脑部神经受损甚至直接死之!

这也是为何日向分家会在三岁时刻下笼中鸟的原因,因为三岁的小孩很少因为恐惧而哭闹也明白咒印的真正意义,大脑不会产生抗拒情绪。

为志信取下叛忍护额之后,绳树双手飞速变幻结出了一连串复杂的手印之后,将充满了查克拉的右手按在了志信的额头之上。

须臾之后一个黑色咒印显现,这个咒印的形状与千手一族的族相似,但是并不完整只有左右对的两个图形中的一半,图形的方向也并非横置,而是中间线朝下的竖立图形,象征着“分家”的身份。

刻下咒印之后,绳树彻底放心,为志信解除了乱身冲之术。

“啊……”乱身冲之术的神经干扰解除之后,志信突然感觉到折断的四肢上传来的剧疼忍不住叫出声来。看来他真的很怕疼,还好庭院很大,外面的守卫并没有被惊动。

“哦!真抱歉!忘了你四肢被我打断了,但是你要理解,作为忍者为了自身的性命一定要谨慎尤其是在同类面前。忍着点,我这就为你治疗。”

“咔嚓……咔嚓……”绳树快速地为志信正骨,并用治愈术为他治疗。

“医疗忍术?”志信被绳树的多才多艺震惊,同时更加确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彻底恢复之后,行动自如的志信单膝跪地道:“千手志信拜见族长大人。”

看了眼志信额头上的的咒印标记绳树伸手将他扶起,“很好,你是第一个加入千手分家之人,无论以后千手一族发展到什么地步,你的地位都非常重要!把护额带上吧,接下来的行动还需要你的配合,所以你暂时还不能暴露身份。”

志信依言带上了叛忍护额,既然已经向绳树效忠,他决定做出好自己加入千手一族之后的第一个任务提升表现价值:“族长大人的意思是……我继续潜伏在财团内部协助大人解救人质,并剿灭其他山寨与叛忍?”

绳树点头道:“不错,我的原计划是将火之国分布在北面中线的所有山寨探查清楚之后,在今晚与小队其他成员一起对这些山寨发动袭击,各各击破!之后整个火之国的山贼势力就会一分为二,断绝联系,然后在各大财团没有警觉联合之前,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山贼势力一举荡平!

可是现在因为志信君的加入我方占据了很大的优势,所以我决定改变计划,以更稳妥的方式完成任务。志信君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如何行事?”

志信知道这位年青的族长大人是在考验自己,沉思片刻之后他谨慎地说道:“族长大人之前的计划看似简单粗暴,但是以您的潜入能力与木遁力量,只要操纵得当很容易成功。因为各大财团来自己不同的国家,彼此之间虽然已经达成默契但是还是竞争关系相互戒备,如果发现布奥特财团的武装力量在一夜之间覆灭,再加上东西两面不能联络,他们首先想到的一定是彼此提防,而不是联合防备。所以族长大人的计划很可能会成功!

这各个击破的大方向很正确不用改变,不过现在有属下的配合,在细节上可以做出一些变化!”

绳树闻言赞赏地点了点头道:“志信君果然很有头脑,这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在我千手一族和木叶村有实力的上忍很多,但是像你这样有头脑的上忍却不多见。

你是布奥特财团旗下的叛忍中的前辈,在巴朗加入之前你的实力最强,想必在叛忍中有一定的威望吧?”

志信一脸自信道:“是的族长大人,如您所言,在巴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