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团藏发泄般唾骂,绳树说道:“其实想要改变忍村的政治现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而且对统一忍界也有巨大的帮助。”

经过绳树刚才的一番分析,在场的木叶高层不知不觉中已经改变了考校的心态,没有再将他当作后辈,而是被他的观点吸引,“快说,是什么办法?”团藏急切地代众问出心中的疑问。

绳树微着指了指身后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是说忍校?”三代看了看绳树身后的训练场,好奇的问道。

绳树点头肯定道:“二代火影的伟大创举不逊于初代,他发明了忍者学校之后,忍者不再是靠着家族传承的孤立族群,而是正式和平民建立了联系,有了完全融为一体的可能。忍者学校建立之后出现了大批优秀忍者,为忍村开辟了全新的忍者来源,各大忍村争相效仿。如果能进一步扩大忍校的规模,在全国各地开设忍校,就能增加忍者的数量,使忍者在世界中不再处于人口劣势,甚至人人都是忍者,到时忍者自然可以统治国家。”

顾问小春忍不住开口道:“很高明的战略计划,如果能够成功执行将对火之国甚至整个忍界进行和平演变,忍者将成为世界的主人。但是有一个致命的困难需要解决!”

水户门炎一脸遗憾地说道:“就是你先前强调的经济问题!虽然忍校建立以后出现了很多平民忍者,但这些忍者要么家境比较富裕要么便是资质过人,在平民中只是少数。绝大多数的平民学生由于缺少药物,优质食物,忍术卷轴,忍具等资源,不能从忍校毕业。

而且平民的资质良莠不齐,有的天生没有查克拉属性,甚至是由于体质太弱不能提取查克拉,而村子没有财力给所有新生免费提供这些资源!

没能从忍校毕业的平民,因为已经过了上学年龄又没有一技之长连生活都很困难。

所以为了保证忍校的毕业率,二代规定入学之前要缴纳昂贵的学费,用来为学生提供足够的资源。

久而久之除非是富裕之家与父母为村子牺牲的英雄忍者后代,很少有村民会将孩子送到忍校学习,就算这样每年也有一部分平民学生无法成为忍者。”

绳树听完二人之言并不气馁,而是点头道:“所以又回到之前的话题,木叶应该怎样一统忍界,怎样摆脱大名的经济控制?我的答案是经商!应该建立忍村自己的经济体系,并建立专门的财务部门收取税务!就如果大名向国民收取税务维持国家财政一样。”

“经商?”

“财务部门?”

“税务?”

木叶高层纷纷重复着绳树所说的关键词。

绳树继续说道:“不错!首先是经商!我想不止是平民,有很多家族甚至是大家族中,也应该存在很多因为资源不足而无法成为忍者的族人?”

现在的木叶高层绝大多数都是出自忍者家族,就算不是,他们自己也已经能够建立家族,作为各家族的族长或掌权人,他们自然清楚这点,于是纷纷点头承认。

绳树接着说道:“我千手一族先前也遇到一些类似的问题,这两年在我的建议下,千手一族没有成为忍者的成年族人开始组成商队前往各国经商!由于初始资金全部由家族提供,所以除了商队主管有少量股份以外,其他人员只用付出丰厚的佣金便可,再除去雇佣忍者护卫的费用,剩下的大部分利润都归家族所有。

靠着这些利润资金家族不仅能够给所有族人提供修练资源,而且在火之国各地开设了大量赌场,酒店。生意越做越大之后,如今靠家族产业每月可获利数千万两!这一点我奶奶最清楚。”

各家族族长闻言眼冒精光地看着漩涡水户,水户点头道:“绳树所言不错,最近一个月的利润已经接近一亿两,给所有族人提供修行资源都绰绰有余。”

“绳树少族长果然是天才呢!”

“没想道在内政上也如此有天赋!”

“还望绳树少族长指教我等经营之道。”

“绳树少族长一定要教教我们啊!”

……

各高层纷纷出言求教,有钱不赚王八蛋啊!大家都是成熟的政客在利益面前也不顾及什么脸面,纷纷不耻下问。

三代出声喝止道:“安静!听绳树怎么说!”

绳树点头应道:“既然各位有意,我建意大家一起出资组成跨国商队赚取资金,所得利润按各族所出的资金比例分红,并扣除5%作为商税交给财务部门用于村子的建设如何?”

“我们都没有做过生意,万一亏了怎么办?”有一位族长出言问道。

“关于跨国贸易,我千手一族已经有两年的经商经验,从未出现亏本现象,如果大家一起合资经商,出现亏损由我千手一族负责承担,另外欢迎各家族派遣人员加入商队监督学习!”

“千手族长如此慷慨我等感激不尽,这经商之事我们家族决定参加!我们出资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