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听闻绳树之言具是大吃一惊地看向三代。

而三代看向绳树的眼神更加炽热:“绳树果然智商远超常人,我想就算奈良一族的人在智商上也不如你吧。虽然如此会给你带来风险但是为了村子的安全必须这么做,希望你能理解。”

绳树点头道:“为了木叶这点风险根本不算什么,而且我相信大家会保护好我的,不是吗?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在我享受村子庇护的同时,也应该尽相应的责任!”

“说得好!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绳树你果然是火之意志的继承者!”

大家都为绳树的嘴遁动容为贡献了一笔愿力。

自来也突然说道:“你一定就是蛤蟆仙人说的命运之子,应该当我的徒弟才对!”

现在自来也已经找到了妙木山并且得知了预言。

猿飞闻言笑道:“小子,你现在还不够资格收弟子,而且我已经决定收绳树为徒了,等到时机成熟便对外宣布,我想水户大人不会反对!”

水户闻言点头道:“身为火影确实是绳树老师的最佳人选。”言下之意是命望绳树可以成为火影。二人一唱一合之间就将拜师之事定下。

而绳树求之不得,自然不会反对。

“既然如此你就拜你为师了老头子!”

“你能不能叫我老师?不要叫我老头子!”

“好的,老头子老师!”

“你……算了真拿你没办法。”

自来也大笑道:“决定了,以后就叫老师老头子!”

纲手点点头:“老头子很合适!”

大蛇丸:“呵呵呵,老头子还是把胡子剃了吧!”

“你们这群小鬼……记住千万不要把今天的事透露出去!我还有正事要处理,就不陪你们胡闹了!”“嘭”地一声,猿飞在众人的取笑中狼狈地使用瞬身术离开了。

猿飞离开之后,很快便召开了高层会议,将绳树拥有木遁血继以及被自己收为弟子的消息告知众人。绝大部分高层都很表示欣喜和恭贺,其中志村团藏的反应最大,他表示绳树应该拜自己为师,不过他的话没人理会。

与此同时绳树再次收到了系统的提示,获得近万点愿力的同时,发现众高层中大部人的愿力都是由惊讶与欣喜产生,如各小家族族长,水户门炎,转寝小春,甚至包括志村团藏!而剩下的日向一族与宇智波一族的两位族长除了惊讶之外还有忌惮与戒惧,但是没有丝毫的敌意与杀意。

对于这个结果绳树早有预科,各小家族与千手一族是联姻关系自然欣喜,两位顾问也是火影一系自然对自己老师的家族千手一族有好感,而且木遁对木叶有很大好处。

为什么爱作死的团藏也会欣喜?首先他虽是武斗派并想要当火影但确实一心为了木叶的利益,而且他主张战斗未尝没有帮二代报仇的想法。

其次他现在还年青,没有被三代打压数十年的经历所以执念与野心还没有那么强烈阴暗,人都是被现实环境逼迫之后才会改变,没有谁天生就是恶棍,所以现在的团藏还良心未泯,不会不择手段地对自己人出手。就算原著中他也没有对大和赶尽杀绝,何况他和千手一族很可能也是亲戚关系。而且他现在的主要对手是三代火影,绳树不过是一个两岁小孩,虽然继承了木遁但是对他的威胁还没有已经成长为上忍的三忍大。所以他对木遁重现之事感到非常高兴,甚至想要收绳树为弟子向他灌输自己的理念,借助他的身份与木遁使武斗派执掌木叶。可惜被猿飞日斩抢先一步。

至于日向一族,他们确实忌惮木遁的力量但是现在木叶中千手一系的力量全面占优而且他们与同为瞳术血继的宇智波家族也有矛盾,所以不会有什么歪心思,原著中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违抗过火影的命令。

而现在的宇智波一族在背弃了斑失去了影级力量之后,根本不是千手一族的对手,而且二代以警备队为诱饵为他们挖了个大坑,他们如今非常满意自己的权力,所以不敢也不想冒着风险去对付绳树。反正初代在时他们过得不也是很好吗?现在千手一族的木遁重现他们更加不是对手,只要可以自保就好。只希望能够和新的木遁使用者打好关系。所以他们虽然对绳树比较忌惮却不会出手对付。原著中宇智波一族之所以越来越嚣张甚至发动政变,便是因为千手一族逐渐消亡,自觉无人可以压制的原因。现在老对手还在而且有水户坐镇所以他们也不会生出不智的念头。

所以目前的木叶千手一系的力量还是占据优势,可以维持平衡,三代也已经在高层会议中下令,透露木遁消息之人直接按叛村处理,再加上还有暗部这层保险,所以绳树不会有暴露的危险。

绳树在决定显露木遁之前就已经深思熟虑过,如今结果不出他所料。

虽然木遁的消息只是在高层中流传,但是也给绳树带来了不少声望,他的声望直接到达20点比之前翻了两倍。

之后水户也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