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甚至尚未做好准备,绳树便瞬间完成了忍术,虽然只是一个最低级的忍数却比s级忍数更让人震惊!

众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就像被定身一样目瞪口呆地看着在像蛇一样在空中扭曲飞舞的藤条。

“木遁!”所有人的脑海都被这两个字占据。

木遁对木叶来说意义非凡!代表着木叶的精神与辉煌!木叶村的环境就是初代用木遁创造!自从初代死去,木叶就非常渴望木遁能够重现,再次成为村子的保护伞,可是绳树的父亲却没有继承木遁血继。原以为木遁已经成为绝响,没想到十几年之后木遁再次在千手一族中出现!初代目才去逝十多年他的事迹还没有被世人淡忘,如今绳树觉醒了木遁,很容易勾起人们对忍者之神的记忆,他会成继承初代的所有荣耀成为木叶最正统的继承人!

短暂的沉默之后,绳树就接到了系统的提示,众人再次给他带来了数千点愿力。众人看向他的眼神都非常炽热,仿佛在看稀世珍宝,大蛇丸的眼神更是充满了贪婪。

“嘭”的一声之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烟雾中显现,来者正是三代火影猿飞日斩。

在用望远镜之术看到绳树施展木遁之后,他就直接用瞬身术出在大厅之内。

猿飞日斩现身之后先对水户行礼道:“水户大人,因为事关重大,所以闯入,还望见谅。”

如今的猿飞日斩才30岁,看上去意气风发,气势逼人不愧忍雄之名。

水户摆了摆手道:“不碍事,我也没有想到绳树竟然继承了柱间的血继,三代一定是为此而来吧?”

“不错!木遁对村子来说有重要的意义!可是如今忍界局势紧张,各国都在修养生息,我火之国处于大陆中心群敌环饲,如今村子实力尚未恢复。绳树年龄尚幼,如果木遁之事暴露,被他国知晓,不仅绳树会遭到刺杀有生命危险,而且很可能引起战争遭到他国围攻。如果他们以战争为威胁逼迫村子牺牲绳树和千手一族,到时就危险了!所以绳树觉醒木遁之事只能让少数人知道,不到万不得以一定不能在众人面前使用木遁!与此同时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绳树的安全,他可是我们村子的未来!”猿飞日斩看向绳树的眼神充满了期许。

绳树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道:“放心吧!三代老头!我一定不会在外人面前暴露木遁的!”

猿飞日斩见绳树一脸认真的承诺满意地点了点头,经过一年的观察,他自以为非常了解绳树。

这个孩子不仅早慧,拥有非凡的天赋,而且很有毅力(绳树修练上瘾),最重要的是他继承了火之意志有保护村子维护和平的决心(那是嘴遁)。所以他做出的承诺一定会做到,这一点猿飞非相信。(事关小命,他能不做到么?)

不过……刚才的话像有什么对劲的地方?到底是什么被自己忽略了呢,三代暗暗沉思。

这时自来也的笑声吸引了他的注意:“自来也!有什么好笑的!现在可是在讨论关系到村子存亡的大事!”

自来也闻言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哈哈!老师你果然长得很衰啊!刚才绳树小鬼叫你老头,你自己都很自然地承认了呢!”

“居然一点都没有违和感呢!”纲手也笑道。

“老师还是把胡子刮了吧!真的很不合适呢!”大蛇丸“好心”地建议。

就连水户也打趣道:“身为火影可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哟,日斩。”

三代在众人的打趣下,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居然叫我“三代老头”?我有那么老吗?小鬼?”

可是绳树面对三代的问题,竟然眼神单纯一脸傻笑地对着他点头道:“老头你看上去比我奶奶老好多喔!”

三代闻言满头黑线嘴角抽搐,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哈哈哈!老头子!”

“好衰啊!……”

“剃胡子吧!”

众人听完一齐爆笑,连沉稳的水户也不例外。

方才紧张的气氛因为绳树的玩笑一散而空,大厅里再次充满了欢笑。

“咳咳!给我适可而止啊!我还有正事要说!”猿飞一脸严肃地说道:“木遁之事太过重大,我会招开高层会议商谈此事,水户大人你认为呢?”

水户闻言正色道:“村子里形势严俊,前几年才平复,现在告诉他们合适吗?”

猿飞闻言回答道:“虽然理念不同,但是我相信大家都是为了村子着想,不会有人做出叛村之事,将绳树的事情泄露。如果万一真的发生了意外,我保证拼尽全力保护绳树的安全!就算发动战争也在所不惜!而且决对不会放过背叛村子的罪人!”猿飞现在刚接任火影几年,还没经历惨烈的二战与三战以及弟子背叛,四代之死等一系列的打击。所以他的性格还非常刚毅没有老年时的软弱。决对不会因为敌国威胁而妥协,不然他火影之位很难保住。而且他能成功打败团藏,靠得的是水户与千手一族的支持,不可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